bbin注册大全捏脊疗法与脏腑经络的涉及

背为之阳,有被称为全身阳脉之海的督脉循脊而上,《难经·十八难》说:“督脉者,起于下极之俞,并于脊里,上至风府,入属于脑”。其经脉中大椎穴为三阳经交会之穴,所以说督脉统领一身之阳,全身的阳气运行皆与其有关。而足太阳膀胱经又夹脊(督脉)而行,与督脉交于大椎,会于目内眦,五脏六腑之俞穴皆在其经。足太阳膀胱经上与手太阳小肠经相接,下与足少阴肾经相连。十二经脉之间循行相通,其八条分支又作为奇经八脉分布全身,十二经又有十二经别和十五络等贯通联络成网。因此,脏腑通过经络及背俞穴等的连属关系,构成了经络相连,气血相注,阴阳相贯,互相通应的统一体。故五脏有病,观其背俞穴,则知病之所脏所腑,取其俞穴而治之,即可以使阳经之气血达于阴经,阴经之气血达于阳经:使在里之气达于肌肤,在表之气达于脏腑。正如李东垣在《脾胃论·阴病治阳阳病治阴》中论背俞穴所说:“治风寒之邪,治其各脏之俞”、“六淫客邪有余之病,皆泻在背之腑俞”、“凡治腹之募,皆为元气不足”。“夫阴病在阳者,是天外风寒之邪乘巾而外入,在人之背上腑背、脏俞”。故治其“六淫湿、暑、燥、火,皆五脏所受,乃筋骨血脉所受邪,各有背上五脏俞以除之。……中暑者,治在背上小肠俞;中湿者,治在胃俞;中燥者,治在大肠俞”。因此,捏脊疗法可以振奋督脉以至全身之阳气,疏通经络,条达气血,调和脏腑,从阳引阴,从阴引阳,达到以手法治愈疾病的目的。

五输穴的临床运用,总体上的论述如《灵枢·邪气脏腑病形》云:“荥俞治外经,合治内府。”即荥穴、输穴多治疗经脉病证,而合穴多治疗与经脉配属的脏腑疾病。《难经·六十八难》又有所发挥,云:“井主心下满,荥主身热,俞主体重节痛,经主喘咳寒热,合主逆气而泄。此五脏六腑井荥俞经合所主病也。”这就是五输穴所主之病。如井穴能通接十二经之大气,能苏醒厥逆,兼有清热、通络止痛活血之功,所以临床上用于治疗急症或慢性病的急性发作。例如厥证,其病因虽各不相同,但病机则主要在于气机紊乱,升降乖异,气血妄行。其主要证候为:手足或四肢逆冷,或突然昏倒不省人事。井穴因能通接十二经气,使阴阳顺接,从而达到开窍苏醒之功。无论何种厥证,刺十二井穴出血均有较好疗效。中风及痫证等原因所致的厥证,应以针刺十二井穴为主,即可达到治疗或缓解的目的。荥穴有退热作用,既能退外感发热,又能清脏腑之热。对外感发热常“井”、“荥”合用,井穴放血,并根据兼证的不同配刺其他穴位。

原穴是脏腑原气所经过和留止的一组特定的穴位。首载于《灵枢·九针十二原》及《灵枢·本输》。多分布在腕踝关节附近。《难经·第六十六难》阐述原穴的意义说:“脐下肾间动气者,人之生命也,十二经之根本也,故名曰原。三焦者,原气之别使也,主通行三气,经历于五脏六腑,原者,三焦之尊号也,故所止辄为原。五脏六腑之有病者,皆取其原也。”这段引文是从原穴联系到原气,原气通过三焦散布于外。其所留止的部位就称为原穴。《灵枢·九针十二原》说:“五脏有疾也,应出十二原,而原各有所出。明知其原,睹其应,而知五脏之害矣”;“凡此十二原者,主治五脏六腑之有疾者也”;“十二原出于四关,四关主治脏腑”。指出原穴对脏腑疾病具有诊断和治疗的作用。原穴的主治特点在于既可补虚,又可泻实,因针刺原穴可使三焦之气通达,从而发挥卫护正气,抵御外邪的作用。

  六腑咳

中医藏象学说认为,脏腑是藏于体内的心、肝、脾、肺、肾等脏器。脏腑虽藏于体内,但其活动和变化必定通过外表的证候变化而体现出来,即所谓“藏诸内,必形诸外”,这就是藏象的含义。脏腑的生理病理变化之所以能够表现出来,是因为人体内最基本的物质精、气、血、津液由于脏腑的变化,通过经络的传输而达于体表,脏腑经络之气汇聚于体表的某一点,则称为该脏该腑的俞穴。俞穴是脏腑经络之气在体表输注的特定点。《标幽赋》中说:“既论脏腑虚实,须向经寻”,即是此意。因此,经络不仅是传输气血的通路,也是病邪传导的途径。外邪入侵必先侵及经络,再入脏腑,造成脏腑病变的发生。
《素问·皮部论》说:“邪客于皮则腠理开,开则邪入客于络脉,络脉满则注于经脉,经脉满则入舍于脏腑也。”总之,正如《医学源流论》中所说:“脏腑有病,而现于肢节;肢节有病,而反现于脏腑。”

周身经脉腧穴中具有特殊治疗作用,并以特定称号概括的腧穴,称为特定穴。五输穴即属于特定穴中重要的一类,其分布特点:在四肢肘、膝关节以下。其排列次序特点:从四肢末端向肘、膝方向排列。其经气流注特点:经气由小到大,由少而多,由浅入深地出入、流注,分为井、荥、输、经、合穴五类。

交会穴

咳证的病因

背部属阳,为胸中之府,前面有心肺居处,所以《素问·脉要精微论》说:“背者,胸中之府。”腰内有肾,所以《素问·脉要精微论》说:“腰者,肾之府也。”肾主腰腿,其经贯肾络背。腰背前还有其他脏腑如脾、胃、肝、胆、膀胱、三焦、女子胞等。由于腰背与脏腑经络的密切联系,所以腰背脊部的病变可影响经络和脏腑:经络和脏腑的病变也可循经传至背部。所以说“五脏之系,成附于背。”

《灵枢·顺气一日分为四时》提出“五变主五俞”之说,如“人有五脏,五脏有五变,五变有五俞,故五五二十五俞,以应五时”。就本篇所提后人一般有两种认识:其一为按时序不同而分刺五输,即“脏主冬,冬刺井;色主春,春刺荥;时主夏,夏刺俞;音主长夏,长夏刺经;味主秋,秋刺合。是谓五变,以主五输”。其二为按病变表现的不同特征分刺五输,如“病在脏者,取之井;病变于色者,取之荥;病时间时甚者,取之俞;病变于音者,取之经;经满而血者,病在胃及以饮食不节得病者,取之合”。根据五变的具体情况,选择相应腧穴进行治疗,是针刺治疗的基本法则之一。临床上,一般根据病变不同,所刺腧穴各异的原则,以取穴施针。若能参合时日,则疗效更佳。

根据《难经·第六十七难》:“阴病行阳,阳病行阴”的理论,多数针灸家主张“从阳引阴,从阴引阳”的治疗方法,即阳性病(急性病、腑病)多取募穴;阴性病(慢性病、脏病)多取俞穴。但是也有例外与补充,《针灸聚英》则主张急性病多取俞穴;慢性病多取募穴。《东垣针法》则主张实证多取俞穴;虚证多取募穴。

肾咳
肾咳是由肺咳及肾经或由肾经病变水气上泛影响于肺所致。《素问·咳论》云:“肾咳之状,咳则腰背相引而痛,甚则咳涎。”张琦注曰:“肾脉贯脊,腰为肾府,故引而痛。肾主五液,入脾为涎,浊阴上填,故咳而多涎。”

《素问·痿论》对痿证的治疗原则除了“治痿独取阳明”之外,还有“补其荥、通其俞”。经云:“各补其荥而通其俞,调其虚实,和其逆顺,筋脉骨肉,各以其时受月,则病已矣。”吴崑注云:“十二经有荥有俞,所留为荥,所注为俞。补,致其气也;通,行其气也。”也是强调了治痿必须辨证论治,调其荥输,有虚有实,谨按时间。例如肺气热之痿躄,若肺有热邪,属实,则取肺经输穴太渊,泻法治之;若肺气不足,属虚,则取肺经荥穴鱼际,补法治之。故张介宾有云:“如筋痿者,取阳明、厥阴之荥俞;脉痿者,取阳明、少阴之荥俞;肉痿、骨痿其治皆然。”

3

五脏咳

治痿证

原穴和络穴

由于脏腑相关,表里相合,故肺咳可涉及五脏、六腑,反之,五脏六腑有病亦可涉及于肺而为咳,所以有五脏咳、六腑咳之分。

治咳证

募穴是脏腑经气聚合于腹部的一组特定穴位。除肺、肝、胆三经之外,其它经脉的募穴都不在本经上。由于募穴都与俞穴相对应,距离脏腑的部位更接近,所以脏腑有病亦多反应于募穴,同样可以用于治疗一切脏腑及其相应器官的疾患。

《素问·咳论》提出了治疗咳证的针刺取穴总原则,云“治脏者治其俞,治腑者治其合,浮肿者治其经”。井荥输经合,合称五输穴,是十二经脉分布在四肢肘、膝关节以下的一些特定穴位。《灵枢·九针十二原》云:“所注为俞(古俞同输),所行为经,所入为合。”输穴即脉气灌注输运之地,脉气自此逐渐增加,由弱变强;经穴即脉气通行之处,脉气最为强盛;合穴即脉气汇合之处。“治脏者治其俞”即针刺治疗五脏咳宜选取五脏输穴,心俞为神门,肺俞为太渊,脾俞为太白,肝俞为太冲,肾俞为太溪。“治腑者治其合”即针刺治疗六腑咳宜选取六腑合穴。胃经之合穴为足三里,大肠经之合穴为曲池,小肠经之合穴为小海,胆经之合穴为阳陵泉,膀胱经之合穴为委中,三焦经之合穴为天井。“浮肿者治其经”即针刺治疗咳嗽并见浮肿之症宜选取十二经经穴。十二经经穴为肺经经渠,大肠经阳溪,胃经解溪,脾经商丘,心经灵道,小肠经阳谷,膀胱经昆仑,肾经复溜,心包经间使,三焦经支沟,胆经阳辅,肝经中封。至于脏治输、腑治合、浮肿治其经的道理,《难经·六十八难》将五输穴与五行相合,并认为各自在主治上均有其特殊作用,如“俞主体重节痛,经主喘咳寒热,合主逆气而泄”。与本篇五脏咳、六腑咳及咳而浮肿、气逆均吻合,故这种治疗方法既反映了脏腑经脉辨证论治思想,又含有对症治疗、急则治标之意,不妨可以用于临床。

五输穴首见于《灵枢·九针十二原》篇,云:“五脏五俞(引文中俞通腧、输,下同),五五二十五俞,六腑六俞,六六三十六俞。经脉十二,络脉十五,凡二十七气以上下。所出为井,所溜为荥,所注为俞,所行为经,所入为合,二十七气所行,皆在五俞也。”古人用自然界的水流由小到大、由浅入深的变化,来比喻经气在经脉中运行的特点。即“井”为初出之意,像水的源头,比喻脉气运行起始的部位;“荥”为小水流之意,像水流刚形成小流而未成大流,比喻脉气逐渐充盈的部位;“输”为灌注、输送之意,像水流灌注由少向多变化,比喻脉气运行较盛的部位;“经”同径,为直行道路之意,像水在河道中畅行流过,比喻脉气运行通畅的部位;“合”为汇集之意,如江河水归入大海,比喻脉气运行汇集的部位。由此可见,五输穴是脏腑经脉气血运行出入的部位,也是调节脏腑经络、阴阳气血的重要穴位。

表1俞、募穴表

值得注意的是,《素问·咳论》提出:“此皆聚于胃,关于肺,使人多涕唾而面浮肿气逆也。”历代注家对此多有不同认识,如杨上善认为此指六腑咳而言;王冰认为此指久咳不已,上中二焦受病的病机;吴崑认为此两句是承“三焦咳状”而言;而张介宾则认为此两句是总结以上诸咳的,其注云:“此下总结诸咳之证,而并及其治也。诸咳皆聚于胃,关于肺者,以胃为五脏六腑之本,肺为皮毛之合。如上文所云皮毛先受邪气,及寒饮食入胃者,皆肺胃之候也。阳明之脉起于鼻,会于面,出于口,故使多涕唾而面浮肿。肺为脏腑之盖而主气,故令人咳而气逆。”按以上诸说,张介宾所注更符合临床实际,指出了咳证的主要病因在于外寒及寒饮,病机关键在于肺胃失调,突出了咳证与肺胃两脏的密切关系,也提示我们临床治疗咳嗽当以调治脾胃为根本,如仲景在治饮的方剂中,必用姜辛味,体现了治咳重视肺胃之经旨。

《素问·咳论》在论及咳证的治法时说“治脏者治其俞,治腑者治其合,浮肿者治其经”。治疗脏咳,取五脏之输穴。五脏咳症状中多伴随疼痛,如《素问·咳论》云:“心咳之状,咳则心痛”、“肝咳之状,咳则两胁下痛”、“肾咳之状,咳则腰背相引而痛”等,即《难经》所云“俞主体重节痛”,故取俞穴。马玄台曰:“五脏俞穴者,肺俞太渊,脾俞太白,心俞神门,肾俞太溪,肝俞太冲是也。”治疗腑咳,取六腑的合穴。六腑咳症状中多伴随呕、遗矢、遗溺,如《素问·咳论》所云“胆咳之状,咳呕胆汁”、“大肠咳状,咳而遗矢”、“膀胱咳状,咳而遗溺”等,即《难经》所云“合主逆气而泄”,故取合穴。马玄台曰:“六腑合者,大肠合曲池,胃合三里,小肠合小海,膀胱合委中,三焦合天井,胆合阳陵泉是也。”治疗咳证兼浮肿者,加刺其经穴。咳嗽伴随浮肿者,即《难经》所云“经主喘咳寒热”,故取经穴。马玄台曰:“若脏腑之咳而面浮肿,则随脏腑之经穴而各分治之。肺之经穴经渠,大肠之经穴阳溪,胃之经穴解溪,脾之经穴商丘,心之经穴灵道,小肠之经穴阳谷,膀胱之经穴昆仑,肾之经穴复溜,心包络之经穴间使,三焦之经穴支沟,胆之经穴阳辅,肝之经穴中封是也。”

表2阴经五输穴表

《素问·咳论》云:“五脏之久咳,乃移于六腑。”即五脏久咳不已,传于六腑为六腑咳,指出了咳证久而不愈的传变趋势。六腑咳的特点与本腑的功能有关,如胃气以通降为顺,胃气上逆则呕;胆为清静之腑,内藏胆汁,故胆气逆则呕胆汁;大肠为传导之腑,咳则传导失职,气不收摄,则二便不固;小肠为受盛之腑,受胃中之饮食精微,分别清浊而传送于大肠,故咳久则小肠气奔而失气;膀胱为州都之腑,内存小便,故咳久则膀胱之气不固而遗尿;三焦为水谷之通路,原气之别使,久咳三焦气虚,原气不足不能温脾助胃气,故水谷精微运化失职,则不欲饮食而腹满。

治痹证

脾之大络:大包(脾21)

咳证的治疗

《素问·痹论》有云:“五脏有俞,六腑有合,循脉之分,各有所发,各随其过则病瘳也。”强调五脏痹以刺俞穴为主,六腑痹以刺合穴为主,五体痹要根据发病部位,进行循经取穴治疗,分辨其属于何经病变,进行针刺治疗。这也是痹症针刺原则之一,五脏痹以“通”为主,六腑痹以“泻”为要。如心痹取神门、心俞治之;肝痹去太冲、曲泉;肠痹取曲池、小海等。

八会穴是脏、腑、气、血、筋、脉、骨、髓等八个经气聚会的一组特定穴位。《难经·第四十五难》说:“热病在内者,取其会之气穴也”。虽然八会穴以治热病为主,但在临床上,凡属脏、腑、气、血、筋、脉、骨、髓的病变,均可取其经气聚会的会穴。(见表6)

肝咳
肝咳的病因为肺咳及肝的经脉或由肝经病变及肺。《素问·咳论》云:“肝咳之状,咳则两胁下痛,甚则不可以转,转则两胠下痛。”张志聪注云:“肝脉布胁肋,上注肺,故咳则两胁下痛。不可转者,不可以俯仰也。胁下谓之胠,盖肝邪上乘于肺则为咳,甚则下逆于经而不可以转,转则胠下满也。”

另有关于《内经》中五输穴具体运用的记载现分述如下。

表4原穴、络穴表

《素问·咳论》指出:“五脏各以其时受病,非其时,各传以与之。”即五脏主五时,肝旺于春,心旺于夏,脾旺于长夏,肺旺于秋,肾旺于冬,当五脏所主之时受邪,则五脏自病,由五脏传之于肺,则为咳。另,《类经·疾病类》云:“然有非木令之时,而肝亦病者,正以肺先受邪,而能传以与之也。凡诸脏腑之非时受者,其义皆然。”即若非五脏主时而受病,则由肺脏传来。这里阐明了临床上咳嗽而又见到五脏六腑经脉症状时,何者为病本为先病,何者为兼证为后发病问题。其制定标准在于:在咳证发生时,若五脏六腑病变出现在五脏所主之时,则五脏六腑病为本,为先病;若出现于非五脏所主之时,则为兼证,为后发病;若咳证每于某一五脏所主之时发作,虽未见该脏腑病变,亦应考虑该脏腑功能紊乱而致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