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何共产党营造不出突出的中原妇女形象?

共产党治下的中国女人,一过22岁就死了。虽然她们的生理年龄还在成长,她们也有中年、老年、垂暮之年,但她们的心理年龄、灵魂和女性意识,却永远定格在22岁,很少有超过23岁的。

端午假期的前一天,我抱着《丰乳肥臀》从图书管出来,路上碰见一个猥琐的秃瓢大叔(我同事),他扫了一眼我手中的书说:你要丰胸减肥呀!我送了他一个大大白眼和一堆嘲笑的话,当然,这是题外话,但是由此看出了,大部分中国人,初看到书名时,都会浮想联翩,心思不正。

我选择讲国共内战,于是我一头栽进了对国共内战的学习。

今天跟久未谋面的朋友逛街,同行的还有她的男友,于是一路上我听到很多句的话就是:哎呀,你看他是不是傻瓜,怎么跟小孩子一样?我这是交了个男朋友还是认了个儿子?

新中国女人,在家庭中,在儿女面前,倒是不乏母性,颇有成熟母亲的形象,但也仅限于儿女22岁以前,儿女22岁以后,她们的母性,就又退回到少女时代。在公共场合,特别是“改开”后的商业形象和影视艺术形象,则基本上见不到成熟女人,要么装嫩,要么老疯,要么满身武装、眼放凶光。

图片 1

第一次我查找了共产党与国民党打仗期间的事情,我一直好奇为什么国共内战,国民党的洋枪大炮却抵不过共产党。

我觉得好笑,然而也不禁被带着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恋爱中的男人都像个孩子?如果我们需要拿出对待自己孩子的宠溺去对待他们,何不干脆怀个孩子呢?

《旧约》里的以利家族受了神的咒诅,家中永远没有一个老年人。他们家中所生的人都死在中年。耶利米是以利的后代,所以,他也没有活到老年。

09年版《丰乳肥臀》

现在稍微明白了,共产党聚集的是民众的力量。共产党就是人民的子弟兵,所以共产党会被民众信任。

如果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那恋爱中的男人智商大概有,呃,5岁差不多吧。因为你会发现,岁月带去的似乎只是他们年龄的增长,10岁、20岁、40岁或是70岁,而本质上,他们永远是个孩子。

《隋唐》故事里的罗成家族,因为罗母被仓促埋在一小块月亮形的坟地里,月亮至农历二十三日就成无光晚见的下玄月了,所以,罗成23岁就死了,他的后代也几乎都死在这个年龄。

莫言的祖籍,山东高密,从他众多的作品中可以看出,莫言对这片土地有着难以割舍的深厚感情,莫言说在《丰乳肥臀》里,他肆无忌惮地使用了与她母亲的亲身经历有关的素材,但书中的母亲情感方面的经历,则是虚构或取材于高密东北乡诸多母亲的经历。

而国军穿的衣服好看,在吃饭时候,到老百姓家,拿出白面啥的,让老百姓给做饭。

白天,朋友的男友一路上打打闹闹,不时撒着娇喊累要头靠肩膀歇息,朋友佯装嫌弃地觑他一眼,却仍然会将整个肩膀留给他。我一边含笑吃了这碗狗粮,一边为朋友表现出的变化而惊叹。

新中国的妇女们,难道也受了什么神明咒诅?也埋错了祖坟地?我觉得不是。大陆女性不成熟,不稳重,要强,好斗,女性意识和母德形象都活不到老年,完全与中共的宣传教育有关。

这是一篇以母爱为主线的长篇小说。
莫言对这篇小说给予了这样的评价:“你可以不看我所有的作品,但你如果要了解我,应该看我的《丰乳肥臀》。”他也道出了写这篇小说的初衷:“母亲去世后,我悲痛万分,决定写一部书献给她。这就是《丰乳肥臀》。因为胸有成竹,因为情感充盈,仅用了83天,他便写出了这部长达50万字的小说的初稿。

然后吃完也不给收拾就走,态度不和善,不过吃完之后,一般吃剩下的烙饼什么的,就直接留给百姓了。

她的变化简直太大了。

图片 2

莫言对母亲的种种情怀都在这本书里得到释放,打开书本你会在卷前语上看到“谨以此书献给母亲在天之灵”几个浓黑大字。

这是国民党所忽略的细节,但是共产党知道这是很重要的,人民的力量是强大的。

不过一年时间,我还是动辄笑得挤眉弄眼、毫无形象地嘴咧到耳根,但我却很难在她身上找到过去那种与我相似的形象,不再动不动张开大嘴哈哈笑,不再动不动斜着一双眼睛瞪你,不再一言不合就手脚并上……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宽容与平和,它流露在男生每一次撒娇时,流露在每一次男生犯了错,而她装出一副轻易就能被看出假装的愤怒时。

图片 3

莫言也曾说过,“这不仅是献给母亲的书,实际上是献给天下母亲的,这是我狂妄的野心,就像我希望把小小的“高密东北乡”写成中国乃至世界的缩影一样。”

导致后来国民党抓共产党的时候,百姓都愿意帮助共产党。

我简直彻底惊呆了,因为我突然意识到当我保持着小儿女的姿态,虚虚实实地感叹时光飞逝的时候,我的朋友已然在一场恋爱中迅速变得成熟、温柔。

很多中国知识分子都相信“有什么样的国民,就会有什么样的政府”这句话。其实,这是西方国家的现象,民主社会的规律,若用于看待中国人民,解释中国政府,则完全错误。中国历来讲究专制、人治、文功武治,统治阶层是脱离民众的,不是民选出来的,而是物竞天择,自然淘汰,杀人流血打出来的。这样的政府,只可能强奸民意,破坏世风,不可能代表大多数。

旧社会中国式母亲是没有梦想的,他们眼里只有儿女,而忽视自己。这也是中国旧社会,女人只是传宗接代的定位决定的。在男尊女卑的国度,女人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为男人而生,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

为了不让共产党被国民党抓到,将共产党藏在自己家里。

不可否认她还是会有恋爱中女生的娇憨和小脾气,但我从她身上能看到了一个温柔包容的母亲的轮廓,在她沉静的看着男生时,我一眼看到10年后她看着自己孩子的模样。

一九九九年秋,我在香港的地铁上见到过一位穿制服的女中学生。当时正值早晨上班高峰期,车厢里有很多乘客,大家都各司其好,神态各异,看报的看报,听音乐的听音乐,吃东西的吃东西,唯有这个女孩,正襟危坐,目不旁视,一脸圣洁。我隔着很多人看着她,盯着她看了很久,很久。

书中的母亲—上官鲁氏,自幼父母双亡,被姑妈收养,姑妈不能生育,把她当亲生儿女养,姑妈立志将她培养成高密东北乡最“尊贵“的女人,于是上司鲁氏从小裹脚,成为那个年代那个地方的唯一”贵足”。风容月貌的上官鲁氏,加上贵足的身份是注点要做少奶奶过好日子的。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裹脚的女人成为不会干活的代名词,封建社会后遗证,没有人要。供求关系决定姿态,昔日的抢手货变烂尾货,上司鲁氏是心里是难受的,姑妈也是难受的。后来上官鲁氏以折扣的形式嫁入打铁为生的上官家,嫁给了那个只会打她的窝囊废上官寿喜。上官家虽说世代打铁为生,但到了上官寿喜他爹上官福禄这一代,上官家的男人基本丧失了祖传技术。此时上官寿喜的妈上官吕氏这个彪悍的女人成为打铁的技术权威,担任上官家族的CEO。

百姓肯这么做,与之前得到共产党的帮助的原因息息相关。

那时候,开篇的那道问题好像一下子有了答案,为什么在恋爱中不可避免地要像宠一个孩子一样宠自己的男友?也许这正是一个准备,在正式获得母亲这份证书之前,它要我们先适应像孩子一样的另一半,等到母性完成了最初的资本积累,再将一个真正的baby交到我们手上,去牵着他领略生活。

我第一次出镜,第一次见到“非我人民群众”、“非我劳动妇女”,却让我眼中有了强烈的对比,心中有了原始的觉悟。我坚信,在亚洲,在中国,有什么样的政府,就会有什么样的人民;有什么样的父母,就会有什么样的儿女。民众有什么样的个性,什么样的教养,完全与政府有关。

上官家的男人,正是不能干的懦夫,上官寿喜和上官福禄这两人经常被上官吕氏打骂。经常被女人打的男人,他一定是心里有气的,上管寿喜一定也是想要打人的。那么他一定是只能打女人,别人家的女人他一定是不敢打的,那么只好打自己的女人。

我观看了1942这部电影之后,我意识到原来水,食物对人如此重要。

前两天,我还跟同事义愤填膺地讨论着做女生太不容易,为什么要将大姨妈和生孩子两个这么凶残的任务都交到我们手上?作为力量上更加弱势的群体,却要承担更具挑战性的社会分工,这明明是上帝赤裸裸的压榨。

共产党在中国大陆建政后,一心一意继续革命,反儒家思想,反道德传统,用假大空、野蛮狠的意识形态来干预、排斥、打击传统伦理;用政党的毫无人性的政治观念来取代普通人的生活理念;用红色电影、革命话剧、样板戏等所谓的新文艺形式来刻意塑造革命妈妈、党的女儿、反抗媳妇等真空形象,如此“移风易俗”,长此以往,中国哪还有正常女人呢?

上官鲁氏的命运是早就注定的,从她嫁到上官家的那一刻起。
上官鲁氏婚后没有生育,婆婆对她冷嘲热讽骂她是只吃不生蛋的母鸡。上官寿喜,三头两天打骂他。对外越是懦夫的人,打起老婆来比谁都要恨。上官鲁氏受不了打,回去姑妈家诉苦,在姑妈的建议下上官鲁氏做了妇检并证明可以生育,问题在于她的丈夫。姑妈一是出于自己没有生育对姑夫心怀愧疚,一直想为他留下香火。二是出于心疼上官鲁氏因无后被打骂。于是她灌醉了上官鲁氏让自己的丈夫和侄女上床。
上官鲁氏生下第一个女儿来弟后,日子稍微好过。但好景不长,没有儿子不行的。为了生出一个儿子,她先后向姑夫、土匪、江湖郎中、屠户、和尚、瑞典籍传教士借种,加上被四个败兵强暴,一共生下了七个女儿,一个儿子上官金童。正如她跟姑夫所说的:“我做贞节烈妇,就得挨打、受骂、被休回家;我要偷人借种,反倒成了正人君子”做中国的女人很难啊,一个并不淫荡的女人让自己的肉体被人糟踏,她的内心痛苦,也许很痛苦,快乐吗,也许很快乐,痛苦是来自对道德的背叛,快乐是来自对上官家的报复。

这部电影刷新了我的世界观,当时河南的饥荒非常严重。

现在想想,我好像有一点知道答案。就像那本畅销书的名字一样——《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不同的生理结构,决定了社会分工。严歌苓每一本作品中的女性都有着大隐忍、大慈悲和强烈的牺牲精神,这种特质的背后所隐藏的却是令人肃穆的坚强。

50后的女人痴迷;60后的女人偏执;70后的女人自私;80后的女人淫荡。你看看,你数数,你仔细观察观察,大陆的情况是不是这样?

你或许会有疑问,上官鲁氏,一个历尽沧桑、受尽欺凌、屈辱孱弱的女人,是怎么摇身一变成为一位性格坚毅的钢铁般母亲的?

河南人民为了逃荒都离开自己的家乡逃去陕西,一路非常坎坷。

我记得有位作家说过,正是有了女人,世界才得以延续。这当然不仅仅是提示女人会生孩子这个事实,它的另一层意思是,女人就像一个粘结剂,把生活、男人与后代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并将他们过成了人生。我想是这样。

东北女人,受共产党的反传统教育最早,受共产党的政治毒害最深,所以,东北女人最要强,最敢闯,最拼命;也正因为这一点,东北女人形象最差,命运最苦。

上官鲁氏本是柔弱的小脚女人,但在养育和保护后代的责任下,她放出了超强的能量。在饿殍遍野的一九六0年,上官鲁氏为了养活七女儿和外孙。为了不饿死孩子只有去偷,上官鲁氏每次在公家干活时,就偷吃粮食,把自己的胃塞满。回家后将筷子伸进喉咙,把粮食吐出来。接着再将那些带胃酸和血腥的粮食养活七女儿和外孙。

就这样了,路上还有官兵抢劫将他们剩下的最后一点食物都抢走了。

培养一个后代的过程之艰难无法想象,而女性敏感多情的天性,让我们对生活的各种变化与挑战几乎有无法预测的回环力。

2017.12.13

在司马库的还乡团被围剿之后,高密东北乡的老百姓牵驴抱鸡、扶老携幼开始撤退,在撤退的途中生病的孩子像猫一样呻吟。老人像打锣一样咳嗽。每一夜都很难熬,天明时总会有几十具尸首抛在山沟里,有孩子,有老人,也有壮年人。

其实在逃荒时期,没人能好过。就算是地主,最后结局也很悲惨,最后为了粮食,女儿也卖了。

你无法去要求一个孩子改变他活泼调皮的天性,而只能去适应它,并引导它,这又是多么艰难的任务。不会怎么办?做不好怎么办?那就只好从恋爱那天开始,等只会片段式回应生活的另一半在自己的温情里变回孩童,再慢慢学会,如何去宠一个孩子吧

书中还有这样一段描述:一个牵着毛驴的难民——驴背上驮着一个女人的尸首——试图沿着一条小路上山。但他的驴四蹄打滑,一跤跌倒,爬起来又是一跤。他想帮助驴,一用劲儿他也跌倒。驴和人都跌得狼狈不堪,女人的尸首也从驴背上颠下来,滑到山沟里去。一只金钱豹子在山谷里,嘴里叼着一个小孩子,头重脚轻地跳跃着,从这块卵石,蹦向那块卵石,它在连续不断地跳跃中求平稳。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哭嚎着追赶豹子。

逃荒最严重的时候,连狗都找不到能吃的东西,逃荒又死了很多的人,所以狗开始啃食人的尸体。

在人群陷入一动就跌跤,不动就冻死的困境时,难民们都麻木茫然,上官鲁氏看到种种结果后,果断的决定:掉头向西南,回家去!

日本人得知这个情况之后,立马想了一个馊主意。

她坚信只有回家才是最好的选择,她驾起车子,歪歪扭扭地走,被雨淋湿后的车轴响得格外刺耳,“吱吱哟,吱吱哟”,每转一圈便“吱吱哟”一次。上官金童说“我们起了模范作用,许多的人,都不声不响地,跟随着我们——有的很快超过了我们——踏上了回故乡之路。”

中国人缺粮食,那我们就给他们粮食,让他们为我们干活。

以上这些只是上官鲁氏诸多生活苦难中的冰山一角,她在生孩子的时候遭遇日本人的袭击,她亲眼看到上官福禄脑袋被劈开、上官寿喜尸首分开、孙大姑的身体被打成了蜂窝、她被鸟枪队员轮番蹂躏、大姐二姐相继不听劝阻各自私奔、三姐疯癫而后被奸污、四姐被逼卖身、上官鲁氏替女儿们养着孩子、接着看到外甥们在身边被炸身亡……是她看惯了过多的流血、死亡。她也曾丧失过生活的信念,也想到死亡,但她最终挺了过来。

这是中国政府没有想到的,知道这个消息以后,大呼日本人狡猾。

母性的力量焕发出来,那就是“山可移,海可填”,什么力量也抵挡不住的。一个身体弱小的母亲,当她要保护她的子女的时候,会焕发出人们难以想象的巨大的力量,这种力量又不仅仅是物质的力量,也是巨大的精神感召的力量。

这让我想到了网络上一句对女人的经典描述“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上官鲁氏是伟大的。她悲惨的一生,客观地展示了母性的光辉,人性的阴暗,以及那段荒诞的历史事实。莫言将这几十年里中国人民所遭受的苦难浓缩到一个家庭里,以动荡年代为历史背景,时间跨跃从中国清末民初到抗日到国共内战到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她的经历是无数个中华民族的个体,都曾经历的苦难和沧桑历史的代表;历史的泥沙俱下、她所经历过苦难后的坚韧和隐忍是对残酷生活的延伸。

图片 4

莫言在诺贝尔获奖现场

可是中国政府却没有意识到,正是因为政府的无能,连国人的饭菜都无法管理。

有人评论说,莫言似乎在表达“坚强的中国女人才是中国真正的脊梁”

下面这段,2013年11月莫言接受香港《南华早报》的采访或许能给我们带来答案。

问:在获奖感言中,你用很长篇幅怀念你的母亲,并写书献给她。女性在你的创作和生活中有多重要?

莫言:母亲是无私奉献的象征,男性和女性都有丰富的人性,但女性之所以伟大,就在于她有母性。母性是一个反复被研究的文学话题,也是人的一个最基本的命题。母亲包容一切,像大地包容万物一样博大的爱,博大的情怀。

女性在我的创作生活中非常重要,而且我本人在长期的生活经验中发现:人在遇到困难的时候,陷入到巨大的动荡和不安时,女性实际上是起到了一种安抚人心、收拾破碎山河的作用。而男人呢,基本上是在破坏,而女性就是修补被男人破坏了的家庭和山河。

这种充满女性关怀的视角,是不是莫言获诺奖的原因?

以上,纯属读后感受,个人观点,不妥请指正。

所以才给了日本人可乘之机,说到最后还是因为中国政府处理不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