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款丢失谁负责”:银行责任难脱

近期,我国浙江、湖北、重庆等地商业银行发生储户存款“失踪”事件,一些上市公司的数亿元存款也出现“异常”。存款丢失后,储户最关心的是能否追回、索赔。但现实情况是,一些商业银行、地方监管机构却表示,相当部分的存款丢失案件属“诈骗”行为,对此银行“似乎没有明显过错”。

  存款“丢失”分三种情况:

近期多家媒体报道储户银行存款失踪,对此,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1月23日国新办举行的2014金融改革等情况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这不该发生,目前是极少的个案。

丢失存款银行已先行垫付 系工作人员核查不细

存款丢失究竟是谁的责任?中国人民银行在关于执行《储蓄管理条例》的若干规定中曾明确,“国家宪法保护个人合法储蓄存款的所有权不受侵犯。”对于存款丢失现象,商业银行显然不能因“诈骗”完全免责。

  第一种是银行外部人员作案诈骗;

多地储户被曝存款失踪

■ “杭州42储户丢失存款”追踪

市场经济的本质是法制经济、信用经济。保管天文数字的居民储蓄、在我国金融业中独占鳌头的商业银行,必须要依法经营。但一系列案件表明,不法分子和银行“内鬼”利用商业银行的人为管理漏洞,制造出种种有欺骗性的表象,才是诈骗得手的关键。

  第二种是银行内部员工与外部社会人员勾结诈骗;

1月15日,新华社刊发以《42名储户9500万存款丢失,多地银行存款屡失踪》为题的调查报道。报道称,近日多地银行存款频频“失踪”,浙江杭州42位银行储户放在银行的数千万元存款仅剩少许甚至被清零;泸州老窖等知名企业存款也出现异常,近3个月就有存在银行的5亿元不知去向。同时,义乌、南京、湖北等地也出现了储户存款失踪事件。

据电
近日,多地银行存款频频“失踪”,浙江杭州42位银行储户放在银行的数千万元存款仅剩少许甚至被清零。昨日,发生“42名储户存款失踪”地的杭州警方回应称,将全力追回赃款保护储户权益,涉案银行也将为受害储户垫付存款。

以“杭州42名储户9500万元存款丢失”一案为例,杭州联合银行古荡支行文二分理处负责人祝某就是一名“内鬼”。他不仅冒用银行名义与储户签订协议,还擅自将储户存款转出、分赃。为防止案情暴露,这名分理处负责人还利用银行设备,伪造了多份客户交易单,并销毁了转账凭证回单。作案时,银行后台系统均未发现上述行为。

  第三种是银行内部员工利用职务之便,诱骗储户多次输入密码,窃取客户信息,伪造客户身份盗取存款。

此外,1月23日,媒体报道称南京一家名为“南京某农村经济专业合作社”的假银行非法吸储2亿元。该“合作社”的内部装潢与真银行无异,不仅柜台设计像正规的银行,还有LED显示屏、叫号机等,并以高额贴息款诱惑市民存款,短短一年多就有近200人上当受骗,涉案金额近2亿元。

银行将为受害储户垫付存款

在类似案件中,保险销售人员和银行柜台人员串通,“忽悠”销售让“存单变保单”,也是存款“失踪”的原因之一。因此,存款失踪事件绝不全是因储户自己“贪图高息、受骗上当”造成的。面对明显的职务约束缺位,商业银行不能视而不见。

  最近浙江、江苏、河南、福建等地陆续发生储户存款“丢失”案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储户纷纷担忧,钱存在银行都不安全了,还能放哪?看似严密的银行内部管理居然漏洞频出,如何保障资产安全?

潘功胜称,人民银行和银监会会督促商业银行进一步加强内部控制和风险管理,强化内部督察,配合公安等部门依法打击金融犯罪和金融诈骗。

据报道,2014年以来,已有浙江、河南、湖南、四川等地发生存款丢失案件,涉及数十位个人储户及泸州老窖、酒鬼酒、东风汽车等A股上市公司。从数额来看,单笔“失踪”的企业存款最高达3.5亿元,尚未追回的个人存款近5000万元。

同时,监管机构也不能轻视漏洞,必须切实履行监管职责。山东、河北、江苏等地频发的“假银行”事件中,没有任何金融业务资质的机构,竟然在监管部门的眼皮子底下公然吸收公众存款,令人匪夷所思。监管部门务必以此为鉴,强化事中监管和事后追责,而不是以“诈骗”为由为自己开脱。

  实际上,针对出现的问题,银监会已开始“铁腕”整治。在近日召开的2015年度银监会系统法治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暨监管法规培训班上,银监会主席尚福林指出,要加强全行业守法,加大问责惩戒力度,提高监管震慑力。当前要专项查处内外勾结诈骗客户存款的案件,严格按照相关规定处罚当事人和相关责任人,深查严纠管理漏洞,为全行业重敲警钟,确保客户合法权益和银行业合规经营。

“银行需保护存款安全”

bbin注册大全,据警方调查,“新华视点”报道提及的杭州42名储户丢失9505万元存款一案,事发银行为杭州市联合银行。“目前,该案两名嫌疑人已以主罪盗窃罪移送至杭州市检察院。警方还将全力追回赃款,以保护储户权益。”浙江杭州西湖区公安局负责人说。

事实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司法解释第47条明确指出,行为表象足以使一般人相信其行为人具有授权人授权,并在授权的范围内实施行为的,为职务授权行为。同时,司法解释还规定,职务授权行为超出必要范围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授权人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屏蔽此推广内容本报独家获悉,银监会已对案件中负有责任的银行依法采取监管措施,进行立案查处,并督促银行严格追究相关人员责任,部分涉案分支银行行长已遭免职,目前银行已采取措施保障客户资金使用不受影响。

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23日也在吹风会上表示,银监会已经关注到此事,具体原因和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按照国家法律规定,银行有义务保护存款人的合法权益。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银行在日常经营中,都必须要加强自身管理,有效防范各种针对存款人的犯罪行为,保护储户存款的安全。

“经银行自查发现,导致存款丢失的主要问题是,银行工作人员在业务授权时轻信他人,核查不仔细,让不法分子有机可乘。”杭州市联合银行法务部主任章小的说。

这意味着,银行内部人员伙同他人采取转账、私造印鉴等方式诈骗存款,如果储户无法分辨其行为是否是银行机构的授权行为,商业银行依法负有赔偿责任。赔偿储户后,银行可以再向诈骗分子追偿——在各国银行业的法律实践中,这是通行的“代位求偿”原则。

  存款究竟为何不翼而飞?据介绍,案件主要分为三类,第一种是银行外部人员作案诈骗。比如在泸州老窖公司“丢失”1.5亿元银行存款一案中,有数名诈骗人员伪造公司资料和印章,冒用公司名义到银行完成挂失、开户、转账等操作,盗取该公司在银行的1.5亿元存款。又如,通过伪卡盗刷、破解网银密码等技术手段盗取储户资金,或是借道第三方支付机构盗取储户资金等。

“储户存款失踪后,银行需要调查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按照不同的情况和责任,分别加以处理。”王兆星说,不管是因为银行管理或信息系统漏洞,还是因为个别社会犯罪分子和银行的工作人员相互勾结造成对存款资金的诈骗等,都要进行处理。

经初步调查,该银行古荡支行文二分理处原负责人祝超菊,就是导致42名储户存款失踪的“内鬼”。案发前,祝超菊先是协助不法分子冒用银行名义,并负责伪造盖有银行公章的保证书,宣称可提供事先一次性给予13%利息的“贴息存款”。当储户来到指定窗口存款时,祝超菊再趁储户不备,打开转账界面要求多次输入密码,将存款转入其同伙账户分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