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核爆情缘(六)

再次回到1945年的上海恺自尔路(即解放后的金陵中路),日期是8月8日。我对“时空昏厥”的感应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我的手表显示日期还是2080年8月7日。因为时差,提前了一天。按照历史进程,明天(1945年8月9日)就是长崎核爆日期,时间非常紧迫。我内心并不是希望核爆发生,也不希望美国政府草菅人命,但历史也不能改变,我们只能利用这不幸的事件,从中达成自己的心愿。

2011年12月15号,我和晓菁带着星星辰辰回到了几个月前还是1945年的“2011年上海”。

天亮的时候,轮船靠岸了。

在后来的联系与交流中,也与玲儿的姐姐和父母亲通过电话,与法国的侄孙女一家也有联系,能够联系到的亲人都联系上了,除了在文革中失踪而被他人收养的外甥。侄子侄媳已经70多岁了,但身体还不错。因为玲儿在上海,与表妹住在一起,有时候也去诊所帮忙。这样,我与玲儿的MSN聊天还是多一些,比较自由。

一家人乘坐一辆出租车直达“上海锋笛医院”。车在大门停下,我让晓菁带着熟睡的星星辰辰在车上呆着,我一人进去找那个小护士。进入院内,一些熟悉的人给我打招呼,医院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化,毕竟才离开3天。到达护士值班房,没有找到人,有人说她今天休息。又问了小护士的地址,就立刻让司机赶路。

到达上海浦东机场的大厅,眼前有两位美女:表妹一旁那位年龄相仿的漂亮女孩子,想必就是玲儿了,要比照片上的活泼可爱多了。两位美女首先与晓菁见面,又与星星辰辰亲个不停。虽说在网络上看过照片,也打过电话,但面对面说话,那种感觉还是不一样,真实的、激动的、亲情的。表妹虽然满脸疑惑,但也只好接受事实,看见大家都很开心,也露出愉快的笑容。一家人开开心心,好不热闹!

我下船看了看码头的标志,正是旧金山!船上的乘务员,我是不相信的了;问了港口的搬运机器人是什么年份,那机器告诉我是2080年!四处打听询问,回答都一样:2080年8月6日!晓菁、星星和辰辰都没有醒。望着因时空转移而心力疲惫、甜美酣睡的晓菁和孩子们,我内心一阵酸楚。但为了美好的未来,也只好委屈他们了。

“曾舅爷!您怎么一点也没有变?!与照片上的一模一样!我们的辈份怎么差那么远呢?看您现在照片,您很年轻啊!您怎么会在解放前就结婚了?照片上是您本人,还是您长辈?曾舅爷!”玲儿提出了一系列严肃的问题。我仔细解释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从日本核爆到时光穿梭,从重庆老家到上海诊所,还有1945、2011以及2080的一些天方夜谭的经历,真的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但玲儿还是半信半疑,一定要见面才相信!

到达敏体尼荫路(即解放后的西藏南路)的小护士家里,我一眼就认出那个小护士。我把小护士拉到一旁,问道:“你是贝壳村的那个小护士?!”

突然,玲儿走进我,将我拥抱。“曾舅爷!”在大厅里,被这位漂亮大姑娘如此拥抱,本来就感觉不太自在,而且这种怪异的称呼,引来周围无数的目光,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拍电影。实在也无法将眼前这位姑娘与比星星辰辰还大10多岁的“曾侄孙女”玲儿联系起来。

我的预测和理论得到了证实:这次回到2080年,是因为1944年5月4日在上海诊所遇到的那位法国地震学家,他临走时留给我一份报告,并送给我一个“2080旧金山圣安德列斯断层”的结构模型。这可能就是“时光穿梭实物”了。这也是我离开1945年的上海时,随身携带了5枚1945年中华民国金币的缘由,因为我们必须再次回到1945年的上海,在另一次日本核爆之后,才可能回到2011年的多伦多。

表妹也感觉是云里雾里,更加搞不清楚。几个月前,还是孤身一人的我,现在就老婆孩子一大堆了,这星星辰辰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隐藏了什么秘密?表妹几次打电话问,我也忙于其它事情,几句话也说不清楚,并答应她一定解释清楚。

“啊!是你!真的是你!Kylelong!”小护士兴奋不已。

从机场到市区的路上,感觉整个城市都沉浸在圣诞节的节日气氛之中,到处都是灯火、彩球、圣诞树、圣诞花环,比起多伦多,要热闹多了。最重要的,还是内心向往的那一份亲情,从我内心一直燃烧到我的全身。

晓菁、星星和辰辰苏醒之后,我叫了辆无人驾驶出租车,一家人到达旧金山假日宾馆暂住。令我感到惊讶的是,基本上都是生理信息扫描式记帐消费。我打开电脑,是Windows-China;马上上网,找到倍可亲网站,居然还在!进入我的空间,我的网名和密码还有效!无数条留言!我只是寻找2011年3月至4月的留言,这才是最有用的信息。突然,一条留言令我一怔:“大哥,我3月15号去上海。回来再聊!”这是贝壳村小护士的留言。2011年3月15号!那天发生了什么?!难道“上海锋笛医院”的那个小护士就是她?小护士也时光穿梭啦?我进入小护士的空间,又看了她的照片,就是她!没错,确信无疑!

回多伦多第二件事,就是去市政府给星星辰辰办理身份证件。我和晓菁的护照和身份证都在2011年3月15日时光穿梭去1942年的上海时丢失了,也需要补办。我们本来想隐瞒时光穿梭的历史,直接说护照和身份证丢失了,就可以补办的。但星星辰辰的出生证是1943年3月,现在也应该是60多岁!就这样,星星辰辰的身份证件还真是暂时无法办理,只好放一放了。

“我第一次见你,就看出来了,只是不敢相信!还以为是日本特务。”

小车在金陵中路(即解放前的恺自尔路)那幢熟悉的法式老屋门前停下。车门开了,看到阿建的那一瞬间,我一下子仿佛又回到了60多年前的旧上海,我真的激动而流泪了,与阿建紧紧拥抱,感激来福一家这些年来的朴实、真诚、执着、责任与期待。

另外,我还查到一条表妹的紧急消息:“2011年3月16日,我在上海浦东机场没有等到你!你电话也不通!”我想立即回复,但又一想,即使回复了,也是2080年8月6日以后才可以看到,根本不能解决2011年3月16日以后的现实问题。为了让表妹放心,唯一的办法就是回到1945年的上海,再给2011年的上海发信息。

不过第二天,加拿大移民局派了一名专门干事来处理我们家的事情。我和晓菁不得不拿出1945年“中华民国”护照,还有1942年的结婚证、结婚照片、结婚第二天的《申报》之外,还有我们一家在各个时期的照片等等一系列文件。这样就可以证明星星辰辰的出生证是真的了。但1945年“中华民国”护照已经过期,而且1942年的结婚证以及结婚第二天有关结婚启示的《申报》,因为太新,加拿大移民局无法相信。即使相信这个结婚证,我和晓菁也应该90多岁了!这与现实是冲突的,移民局有我们现在的个人信息,我们的地址、工作、信用卡和税务情况也没有变。

“嗨!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回到了解放前的旧上海!每天担心死了!又回不去。喂,你是怎么也到这里来的?”

一家人走进客厅,一个更大的意外,把我和晓菁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小护士!你不是回美国了吗?”小护士温婉一笑。星星辰辰马上跑过去,与小护士拥抱在一起。

晓菁原来是知道我们的计划的,但现在情况有变。我把想法告诉晓菁,她也同意回去接小护士,况且晓菁也认识小护士,然后一同回2011年的多伦多。因为1945年8月9日,美军在日本长崎投下一颗代号为
“胖子”的原子弹,这一切都表明我们还有一次单程的时光穿梭机会。

最后,我只好又拿出了2080年在旧金山取得的那个联合国《地球时空客实际年龄确算与认定的国际公约》,还有2080年办理的“中华联邦帝国”护照,希望移民局能够有个思路,相信“时空客”的存在。移民局的干事取了我们一家的指纹和血样之后,就让我们等候消息。但愿能够有个好的结果。

“其它的都不说了,你现在想不想返回21世纪?”

然而,玲儿却对我和晓菁说:“曾舅爷,她是我姐姐茜儿,刚从美国过来。”“茜儿?你,你们开玩笑吧!我们和小护士,也就是你说的‘茜儿’很早就认识啊。怎么可能!茜儿,我们上次通话时,你也没有说你就是小护士呀?”小护士又是诡秘地一笑,然后说:“要不是您和曾舅奶奶把我带回多伦多,我现在还在1945年的旧上海呢。”。这时,从楼上下来一对中年夫妇。玲儿立马介绍:“爸,妈,这是我曾舅爷曾舅奶。曾舅爷曾舅奶,这是我父母。”

然而,2080年返回1945年中国的时间只剩下2天!否则就要再等一年。我又上网查询了旧金山市的网站、美国地震局的网站以及世界各大新闻网站,有关2080年旧金山的大地震,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这表明我们目前还没有任何可能单程时光穿梭去1945年中国的机会!看来,我们只好做长期打算了,不知道2080年的旧金山地震何时发生。如果没有地震发生,那就意味着我和晓菁,还有星星辰辰,可能要在2080年的旧金山一直生活下去,等待机会了。但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努力尝试一下,不能让贝壳村的小护士经历那些令人痛不欲生的“革命”运动!未来的侄子侄女们以及他们的后代们,还有可能回到上海的,他们的房产和钱财还没有归还给他们。还有表妹那边怎么办?一切都还没有联系上。所以,我们必须再次回到1945年!

与晓菁讨论了回上海与家人见面的事情之后,就预定了12月15号多伦多至上海的机票。在多伦多休息的那段时间里,我也开始上网,看贝壳村的个人空间,给几个月来无数的留言回复,当然,也是看重点回复。但小护士的短信,犹如晴天霹雳,让我顿时陷入烦恼。

“想啊!想啊!快说啦,怎么走!”

看着眼前中年夫妇,我和晓菁怎么也不会相信是我们的“侄孙”和“侄孙媳妇”,感觉要比我和晓菁大十几岁。这时,玲儿拿出一本相册放在茶几上,一家人围坐过来。

因为到达2080年旧金山时所携带的现金是美元,而且不是很多,但在酒店和超市消费时,才发现美元已经失效,全世界统一使用2070年版本的人民币,包括纸币和硬币。为了做好长期生活的准备,2080年8月7日上午,我去旧金山花旗银行办理信用卡。然而,问题又出现了:银行方面说我的护照和签证已经过期,不能办理。是啊,1945年中华民国护照在2080年的美国能有效吗?赶紧去了旧金山中国领事馆,机器人用柔和的汉语说:“中华联邦帝国驻美利坚合众国旧金山领事馆免费更新更换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中华民国护照、台湾护照、香港护照、澳门护照以及蒙古人民共和国护照!”再详细询问,原来,2066年,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澳门以及蒙古国已经合并,成为统一的新国家――中华联邦帝国!

“大哥,或许我应该称呼你二少爷。有一件事情本来应该是要永远保密的,但我还是于心不忍。你知道之后,一定要镇静,好好想一想是否应该知道真相。我在‘上海锋笛医院’做护士时,院长收留过一位孕妇,是一个日本军官战死后留下的妻子。那时候,你太太,就是晓菁也正怀孕。两个孕妇几乎同时生产,晓菁生的儿子,日本军官太太生的女儿。为了让无辜的孩子能够正常生活,有一个幸福的家庭,院长就私自决定把那个女儿给你们抚养,因为你们家是大户人家,有钱有地位。于是,你和晓菁就有了一对龙凤胎,两个可爱的孩子。”

二话不说,拉起小护士就走。在出租车上,晓菁和小护士见面,二人如同姐妹,原来二人在贝壳村也是好友,晓菁给小护士讲述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小护士像听天方夜谭。

打开相册,第一张就是1942年的全家大合影,后面是我和晓菁的结婚照,还有我和晓菁与侄子的合影、与母亲的合影等等。接着,就是大嫂、侄子以及小妹与妹夫等人在巴黎的照片;再后面,就是侄孙侄孙媳妇一家人在美国的照片,以及近几年在北京的照片。

“还有一个问题,你有没有注意到我们的时间与年龄问题?”我还有疑问。

这是真的吗?没有任何证据。可小护士也不是那种开玩笑的人。也许是我太粗心了?晓菁怀孕时我没有注意?这可能吗?辰辰明明是我们的女儿嘛!长得又很像晓菁。如果是真的,我又该如何对晓菁解释呢?

“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回到2011年的上海呢?”小护士觉得奇怪。

这时,晓菁也拿出我们收藏的1942年的全家福、结婚照、结婚证以及刊登有结婚启示的《申报》,还有我们一家与大嫂、侄子以及小妹妹夫的合影,这才是印证!让全家人真正感觉这个房间内的所有人都是一家人。虽然我和晓菁的内心还是感觉我们两个是“局外人”,但亲情是永远也不能抹去的!

“我已经注意到了。根据你的护照,你现在的实际年龄应该是166岁,但与你刚才体检的生理信息不对。第一种情况,你使用的是假护照。但我刚才已经查实,你的护照是真实的。第二种情况,你是时光穿梭人,我们称之为‘时空客’。根据2075年11月我国签署的联合国《地球时空客实际年龄确算与认定的国际公约》,我们确定你的目前年龄是31岁。还有疑问吗?”

一天,我下班后回家,晓菁说有事情与我谈。

“因为我们必须返回2011年的多伦多,去补办我们一家的护照和身份证明。”我回答。

过了几天,巴黎的侄孙女一家,以及年迈的侄子侄媳也到达上海,司机把他们接到金陵中路(即解放前的恺自尔路)的住处。大家见面时,个个都流出了开心而激动的泪水。一家人总算是团聚了!过去的故事太多太多,经历的人生苦难真是说不完啊!当然,大家也谈到了小妹妹夫一家,这是唯一的遗憾。如果当初能够听我的话不回国,也就可以逃过这一劫了。

“哦,原来如此。没有啦。谢谢!”看样子,到2075年,地球“时空客”已经很普遍了,年龄还有意义吗?唯一有意义的,只有亲情与健康!

“杉,今天移民局给我来信了。”

“你也可以回美国补办,但在中国办理就比较麻烦。”晓菁说。

只有我和晓菁的经历最短,但我、晓菁和茜儿已经约定保守秘密的,不能说出“时光穿梭”的真相。现在最大的麻烦,就是星星辰辰如何称呼这些“晚辈”,而且我和晓菁按照辈份来称呼他们,也感觉怪怪的。尤其是那个玲儿,“曾舅爷”前“曾舅爷”后的,搞得我很难堪,本来按照年龄我才大她不到10岁。后来我提议,大家相互之间,直接叫名字,不要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习惯称呼辈份了,大家也基本上习惯了西方文化。至于我们一家的年龄问题嘛,我说,这是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如果说出来,没有人可以理解。要等到64年之后,即2075年,大家自然就会明白的,这个秘密也会让大家知道。何况,团聚才是最重要的!

一家人办理了新的“中华联邦帝国”护照和签证之后,我又返回花旗银行办信用卡。我从身上拿出一张1945年花旗银行发行的“Fi”股票,银行工作人员惊讶得叫了起来,然后让经理过来帮我处理。原来这张股票价值连城:一张1万美元1945年的“Fi”股票,到2080年价值增值5000倍!信用卡办理之后,经理说,他们很多年没有接待这样的大客户了。于是,就让我免费抽取一张“房屋有奖幸运卡”,说不定圣诞节有机会中奖,一套豪华住宅。我想了想,的确是不错的机会,这次来旧金山,不知道要呆多长时间,一套房子还是需要的。

“哦!?有结果了?”我一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