谬种流好玩的事海归Z – XO 续篇

XO 写了连续剧, 介绍了一下车城的海归. 她要停笔了,
咱来续写一篇,凑个数, 就叫Z.

(
曾是公司的老人。当时公司里的中国人不多。而他在当时的位子上坐了好久,一直升不上去。多年前公司要开中国市场。正好他和销售部的头S是盟友。S就把Z
给拉到上海去了, 成了公司在中国的开拓者。正应了十几个人七八条枪那句话。Z的太太是从台湾来的。在这里家大业大自然是不愿去上海。
而Z在上海则是如鱼得水, 几个回合下来,
就成了公司在中国的商务要员。开始时,Z是一个月飞回来一次。
后来工作忙,几个月也见不到人影。于是,各种传闻就在总部里飞来飞去。Z的太太哪是好惹的,下了通牒,再不回来,你也别想在你公司的交椅上坐得舒服。Z就赶紧回来冒个头。几番下来,Z的太太也烦了。便以离婚相胁。正好,公司人员调整,Z被调回总部。中国的商务要员在总部只是一个小头头。Z一下子找不到感觉了。在黑黢黢的办公室里又熬了一阵,
便办了退休手续。一退休,Z立马找到一个角色,再飞上海。Z的太太还是坐镇家里。家大 —
只有她老妈一个,业大 –
数金子是数不过来了,而且嗓门也越来越大了。春节时见到Z,
之后只听到Z太太的大嗓门, 却见不到Z的影子了。**

S小姐问我:你说,要是我去把他车给砸了,然后会不会被抓起来呢?

海归B先生是我们公司的同事, 我进公司他海归结束归美。
乡下嘛除了派对就是派对, 派对中认识了B太太, 黑黑瘦瘦,
眼睛一眨一眨逮不到她眼神。

《世界博览·中国卷》

我说:看他报不报警,追不追究你的责任吧。

其实很早就听说了他们的故事, B先生在中国工作时爱去酒吧,
一来二去的就和这个酒吧工作的女孩好上了, 回美时带了几辆BMW的拖斗摩托,
还有这当时不到婚龄的17岁的吧女。

1910年7月,上海股市因橡胶股票狂泻而濒临毁灭。此次风潮迅速波及富庶的江浙地区以及长江流域、东南沿海的大城市,中国工商业遭受重创,清末新政的成果毁于一旦。粗略统计,华商在上海和伦敦两地股市损失的资金在4000至4500万两白银之间,而当时清政府的可支配财政收入不过1亿两左右。如此巨款的外流,让清政府入不敷出的财政状况雪上加霜。清政府于次年将商办铁路“收归国有”,以路权为抵押向列强借款,导致了辛亥革命的爆发。辛亥革命敲响了清政府的丧钟,而橡胶股票风潮则为清政府的崩溃埋下了伏笔。橡胶股票行情上涨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汽车业的大发展,橡胶的需求量急剧增加。同时橡胶也成为众多工业产品的新兴材料,十分热门。汽车、三轮车、人力车都换上了橡胶轮胎,上海人在布鞋、皮鞋外套一双胶鞋,称“套鞋”,再穿上橡皮雨衣,暴雨天也可照常出门,其它各种橡胶(当时上海人称橡胶为橡皮)制品更是不计其数。1908年,英国进口橡胶总额达84万英镑,次年增加到141万英镑,美国1908年进口橡胶5700万美元,次年增加到7000万美元。受到生长周期、气候、土壤等因素的制约,橡胶的生产规模在短期内无法扩大,注定了在一定时期内橡胶价格将持续走高。伦敦市场上的橡胶价格,1908年每磅2先令,1909年底猛涨到每磅10先令,1910年4月达到最高峰,每磅12先令5便士。伦敦的橡胶股票也随之水涨船高。一家新成立的橡胶公司发行100万英镑的股票,半小时就被抢购一空,另一家公司发行的股票,最初每股10磅,发行不久后就涨到每股180镑。国际金融资本纷纷在适合橡胶生长的南洋地区设立橡胶公司,而总部则设在上海,便于从这个远东最大的金融中心融资。据《泰晤士报》估计,从1909年底到1910年初的几个月里,南洋地区新成立的橡胶公司有122家,至少有40家总部设在上海。这些公司有些刚刚买地,有些已经把橡胶树苗种下去了,也有很多是皮包公司。总部设立在上海的橡胶公司纷纷在报纸上刊登广告,大肆招徕资金。受到国际金融投机风潮的影响,上海的橡胶股票也大受欢迎。一家叫做“地傍橡胶树公司”的股票,在上海股票交易所的开盘价为每股25两白银,一个多月后涨至50两白银。上海富有的华人和外国人,唯恐失去大好的发财机会,纷纷抢购橡胶股票。上海租界会审公廨(租界法院)大审官关絧之先生说:“1910年,上海市面上出现了一种橡皮股票,没多时,有钱人竞相购买,一些公馆太太小姐换首饰,卖钻戒,转买股票,如痴如狂。有了钱,还要四面八方托人,始能买到股票。我因做会审官多年,认得洋人,费了许多力,才买到若干股。买进时30两银子一股,买进后股票天天涨,最高涨到每股90多两。许多外国人知道我有股票,拿着支票簿,盯到门口,只要我肯卖,马上签字。”抢购狂潮让很多人一夜暴富,更加激起了人们的投机欲望,以至于股票的实际价格超过票面价值的数倍,甚至数十倍。祥茂洋行的刀米仁股票实收银8两,市价66两。牌子老、名声大的公司随心所欲地哄抬股价。蓝格志公司的股价竟然超过票面二十七八倍,高达1500余两,票面仅100两银的汇通洋行薛纳王股票涨到一千五六百两。据上海商务总会估计,在橡胶股灾爆发之前,华人大约买了80%,在上海的外国人抢购了20%。很多华人不满足于在上海抢购,还调集资金到伦敦。华商在上海投入的资金约2600万至3000万两,在伦敦投入的资金约1400万两。结果上海这个远东最大的金融中心已经无资可融,市面上的流动资金,尤其是钱庄的流动资金,都被橡胶股票吸纳殆尽。无所不用其极的欺诈手段橡胶股票风潮是一场受国际金融形势影响,被某些外国冒险家恶意操控导致的悲剧。暴利让上海的投资者失去理智,中了圈套,外国银行和投机家则从中获利。1903年,英国人麦边在上海设立蓝格志拓植公司,蓝格志是一个橡胶产地的名字。麦边号称他的公司经营橡胶种植园,开挖石油、煤炭,采伐木材。折腾了好几年都不见起色,因为他的公司纯粹是一个皮包公司。国际橡胶价格上涨之后,麦边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这个家伙发动了广告攻势,花钱连篇累牍地请人在上海的中英文报纸上大肆吹嘘“橡胶时代”的到来。这些文章极具煽动性,一个劲地向人们灌输,橡胶在今后的生,活中必不可少。蓝格志公司的商标长时间地占据了很多有影响的中外大报的头版。他的宣传攻势收到奇效,蓝格志公司的名气打出去了。为了进一步吸引上海的有钱人购买蓝格志股票,麦边人为地操纵股票的价格。

S小姐说:我要把她的四个轮胎都戳烂,我等下就去。我心里不舒服,我难受,我要发泄,我恨死他了。

三个月的K1签证一会儿就要到期, 于是两人买了大房结婚, 婚后B先生退休,
去了离家三小时路程的一个地方发挥余热, 而B太太也耐不住寂寞,
抄起了老本行继续在酒吧工作。

。。。。。。

派对嘛, 大家对新人的关心比较多些, 希望B太太身在异乡不要寂寞,
于是给她出了些主意。 俺家先生一个劲地劝B太太去附近的大学读个硕士,
她微笑说不急不急,
俺家先生急得恨不得把我们几个刚毕业的人的书本都马上收集起来给她。
俺在边上也急啊, 结婚年龄都没到, 在酒吧里混了N年的女孩, 读硕士?
把先生拖开, 问他, “你脑子可是被枪打过?
你还是介绍她去教会学英语更实在些。”

我知道,S小姐说的他,是Z先生。

一回生, 二回熟, 我那时在中国人协会帮忙,
春节中秋等大型聚会都会给B先生B太太打个电话, 请他们来。

这故事要怎么说起呢。

认识他们一年不到, 记得是中秋前吧, 我打电话请他们夫妇来中秋晚会,
电话一响, 我刚开口说B太太在吗? 那边就发出了咆哮声, “你是谁?
你找她干嘛?”吓得我一愣一愣。
搞了半天我才知道B太太跟一年轻人跑去了外州渡假, B先生气得七窍生烟,
正在打着离婚官司, B太太下周一定会回来出庭。。

S小姐和Z先生是在参加夜跑活动的时候认识的。

后来B先生B太太离婚了, 完整的故事听起来还挺有戏剧性。
B先生平时不怎么回家, 有一天他突然回来,
发现他的婚床上除了太太外还有个年轻人, B先生在进我们公司前还做过警察,
有持枪证。 于是他拔出手枪, 对着天花板放了几枪。 报警,
B太太申请了保护令, B先生不能接近太太,
也不能走近房子500尺。后来官司打下来, B先生妻子没了, 房子没了,
还得每月付一大笔钱赡养费。

那时候,夜跑活动,似乎成了城市的新时尚,势头堪比广场舞有过之而无不及,风魔万千男女老少。

第二集 海归西人酒吧情醉 红杏出墙竹篮打水

Z先生比S小姐大了有13年,对S小姐关爱有加,嘘寒问暖,慢慢地就掳获了S小姐的芳心,自然而然地就在一起了。

俺们继续俗吧, 且听下回分解。

我们后来才知道,Z先生是多么有城府的一个人。

Z先生有一个读高中的儿子,但从来都没有提及过他的老婆。自然,所有的人都以为他离婚了,自己带着儿子生活。

S小姐是到了适婚年龄的人了,选择和Z先生在一起之前,也不是没有经过一番挣扎考虑,但渴望的爱情的心,终究战胜了一切的不完美。

只是啊,纸是包不住火的,真相总有被揭发的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