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向色欲渴望异域的肆段旅程之4: 米洛的Venus

他是曼哈顿一家知名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为他的创意物色最标致的模特儿。他对漂亮妞儿司空见惯,他唤起每一个男人对理想女人的想象,诱导出每个男人的欲望。(Hiscelebrationofquotidianbeauty,hisevocationofEveryman’sidealandelicitationofEveryman’slonging.)

古人一直都在说,读万卷书不如走万里路,可见行走能带给人智慧!行走的过程之中,各种人文风俗、自然美景、历史古迹、人世辛酸……此类种种,的确容易给人启发!关于这一点,大家早已所知,老生常谈!

残肢女孩,怎麽面对人生!

你可曾想过:

他迷恋的是现实中的维纳斯:因车祸而截肢,因小儿麻痹症或脑瘫而四肢萎缩的女孩。他对完美的女人无动于衷。她们的美对他而言是一种抽象,只会令他心如止水。

总而言之,走路所反映出来的信息是多方面的!但如果我们仅仅探讨行走纯粹的自然动作呢?说人话就是:怎么走路走的美,看看咱中国人走路怎么样!

图片 1

你荒弃已久并且不知如何处理的某些光盘也许正是某人苦苦寻找却终而不得的至宝。

在摩天大厦林立行人行色匆匆的曼哈顿,一切好像都是竖立垂直的。对他来说,一个残疾人,就是对这种清一色的竖立垂直的反动,是一片混沌中的对角线。他开始拿着照相机游荡于曼哈顿街头,抓拍残缺的维纳斯之美:戴着假肢撑着拐杖的女子在匆匆的人流中蹒跚。她穿着无袖裙子,裸露双臂,内弯的双脚穿着优雅的鞋子,由于步伐偏歪,瘦削的臀部向外推,胸部前倾几乎超过步伐,笔直的双拐反衬出身体各部位的角度的突出—整体效果就像一名拱曲的哑剧表演者或舞者,却比健全的身躯更能弯曲和更具表现力。她具有一种雕塑感:扭曲而动感,委婉而迷人。(contorted,animated,allusive,mesmerizing.)

这个扯淡的世界的确就有专门靠走路生存的人,譬如如时装模特、广告模特、军人等,在这个动态领域及早控制自己姿势的人一般是女性,尤其是年轻女性,个子还要高哦,身材还要好哦。遗憾的是,很难看到行走风景之美让人感叹不已的中国人!或许,是源于中国人性格中的缺陷!

残肢女孩,怎麽面对人生!

你讨厌并且为之苦恼二十余年的沙哑嗓音也许正渐渐变成独属于你的标志性特征,甚至是某个媒体需要的好声音。

他满城寻找他的维纳斯:Elise,Katherine,Melinda,Sylvia,Elizabeth。

图片 2

挣扎、接受,最後破茧而出,以自我残缺的形与心,作成当代影像创作焦点。日本艺术家片山真理(Mari
Katayama,1987-)光耀自我创作路。

你错过某班地铁顿感懊恼加心塞,却在下一班地铁上邂逅了久别的恋人,就此,你们都回了眸……

像他这种只迷恋残肢者的特殊癖好者被称为“献身者”。他们有自己专门的色情网站,聊天室。更有甚者,他们的癖好具体而微:有只钟情于SAEs(Singlearmamputeewiththeamputationabovetheelbow(只有一只手臂截肢,且截肢部位在肘部以上);有寄情于DAKs(Doubleleg-amputationabovetheknees(双腿从膝盖以上截肢的)。

未婚(尽管这个词很不准确了)女人在臀大肌的收缩力下,有些“紧张”地走着,她们所踩出的“-”字型步伐跟天桥上模特儿的猫步殊途同归。在这种造型中,线条优美的双腿自然是必不可少的道具,而上半身的“巍然屹立”则是不变的立场。

图片 3

世间的一草一木,生活的或抑或扬,从来都没有绝对的好和坏。

因为有了他们,有一批残肢妇女还因此多了一种谋生手段:为这些专门网站当模特儿,年薪可达五,六万美元!

图片 4

去年9月10日上午参加了东京“日动画廊”台北分店的早午餐艺术分享会,主题是“如豆的宇宙”,展出来自台湾、香港与日本3地当代10位艺术创作者,片山真理是展览艺术家之一,也是唯一以“正视自己肢体残缺”演绎出她的生命旅程与人生感悟,作为创作的艺术家。


残缺也是一种美:

这样看来,它透露出至少两个信息:清纯高雅的处女情怀和略微卖弄的青春风采。这种双腿紧致的步伐对动作休闲的中老年妇女来说,是颇具威胁性的,后者往往对此印象不佳,但一时又找不到可供指责的错误,就说,走稳当,别被高跟鞋闪了腰!

从残缺开始人生

今天,我想给你讲一个故事。

一弯新月。

我们经常发现,在一个飘飘若仙的靓女身边,好像总是没有般配的角色,倒伴随着一个像她父亲似的男人,他僵硬而企图努力潇洒的步伐,在罗圈腿迈出流星大步后,他弯曲的腿杆在脚掌后跟触地的行走中更显短拙,反衬出靓女有展翅欲飞的可能。

今年29岁,拥有一张姣好面孔的片山真理,一出娘胎就因缺少主要的腿骨,被诊断为“胫骨半肢畸形”,以及左手掌缺漏3个手指,成为不折不扣的“失足”天使。9岁那年,被迫进行双腿截肢,从此展开她不解而漫长的义肢颠簸岁月。

至美是一个右侧肢体缺失的女人,她住在我家楼下,我们是多年的邻居。

曹雪芹没写完的《红楼梦》。

这是一道行走的风景,男人只能是观众,忘情地看着她们袅娜的飘移,自己手足失措,结果走成了“顺风”。

图片 5

她的残疾源于童年的一起车祸,生与死间徘徊一次,右腿只剩根部,还有半臂。因为大腿留有根部,也还是可以戴假肢的,但也许是多有不适,在我的印象里,她在更多时候还是习惯拄着一支拐杖出行。

当然还有:

就帅哥我的观察看来,内地的女人大多走路不够高雅,而男人走路也不够帅气,或许和咱们的含蓄文化相关。女孩子即使穿着高跟鞋也像趿拉着鞋子,外八字也成了很多男人走路的标准形象。所以,倘若在这些细节上多多注意,就会于不经意间改变自己的形象。

曾经自惭形秽、沮丧畏怯以及怨天尤人,但更多的时候,是她接受残缺肢体与残酷命运现实。她从阴郁孤独隅角,开始观察周遭世界那些所谓的“正常”与“不正常”。

我一直觉得至美的名字很美,虽然她的肢体有所缺失,但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与她如此熟悉、如此靠近,你就会知道,那失却的几分之一完全掩盖不了她灵魂里存有的光亮,甚至都磨灭不去她“剩余”的肢体本身的美—-那不是剩余,而是独属于她的完整。

米洛的维纳斯!

图片 6

困境成创作素材

至美的生活并不像一些残障人士那样悲苦,她生在一个还算富余的知识分子小家庭,虽然早年家里为给她做手术花去了一笔可观的费用,但她依然是在一个与穷困搭不上边的家庭慢慢长大。也许这是她的幸运,虽然身残,却在受教育以及生活大多数方面未受影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