捏脊疗法与阴阳气血的父系

中医认为阴阳代表人体内两种不同的属性。阴指阴精,代表着人体内的营养物质;阳指卫气,具有功能的性质。阴和阳之间是一种对立统一的协调关系,这种对立统一关系达到了平衡,人体就健康无病,一旦这种平衡失常并出现偏差,人体就会出现疾病。阴阳之间具有互根关系,二者相互依存,相互为用,一旦形成阴阳离绝的状态,生命也就要终结了。所以《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又说:“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气乃绝”。人体可分阴阳,体内的各脏腑、各部位也都可以分成阴阳。如人体上部为阳,下部为阴;肢体外侧为阳,内侧为阴:背部为阳,腹部为阴;脏为阴,腑为阳。各脏腑经络本身又可分为阴和阳两方面,肾分肾阴和肾阳,肝分肝阴肝阳等等。气与血亦有阴阳之分,气为阳,血为阴。阳气与阴血之间也是对立统一的关系,二者相互依存,相互滋生,气能生血,气行则血行,气滞则血瘀。“气为血之母,血为气之帅。”

国医大师徐经世出身中医世家,自幼学医,熟读经典,尤其推崇李东垣、朱丹溪、叶天士等人的学术思想,反复研读专著,用心领悟,体会尤深,先生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学术思想体系,内科杂病“从中调治”是其主要学术思想之一。笔者有幸跟随先生学习,耳濡目染,略有所悟,现就先生“从中调治”学术思想内涵作初步阐释。

1.证:即证候,指疾病过程中某一阶段或某一类型的病理概括

  四、肝的生理功能与特性

气血是构成人体的基本物质,是生命活动的基础,人的生命活动是气血运动变化的结果。人体中最基本的气是元气,它的上成有赖于肾中的精气、水谷精微之气和自然界清气的结合,其生理功能和发挥有赖于气机的调畅。血足由脾胃运化的水谷精微之气化生而成。血与营气共行于脉中,在心、肝、脾的作用下流注全身,起到濡养全身脏腑、四肢关节百骸的作用。因此,气与血的生成都需要水谷精微的充分供给,而又有赖于胃的受纳腐熟功能及脾的运化功能。脾的运化功能包括消化吸收及输布精微诸方面,因此脾又称为后天之本。由于饮食失节或病后失调均可造成脾胃功能的损伤,尤其是小儿脏腑娇嫩,脾胃功能较成人薄弱,小儿不知寒热饥饱,多易导致食物停滞中焦,损伤脾胃而成积滞之症,日久损伤元气、灼伤真阴而成疳积,形成脾胃虚极、气血损伤,生化之源亏竭的局面。捏脊可以振奋督脉之阳气,使各脏腑之络脉与之相通,阳气得以统血而行,使气血旺盛,调节脏腑功能,尤其是脾胃功能,促使人体气血的生成,同时通过疏通经络,加强肝的疏泄功能,促进气机的调畅,这样又加强了气之生血、行血、摄血的功能,促进或改善人体生理循环,使人体气血充盈而调畅。除了上述作用之外,还可通过直接作用来改变气血循环的系统功能,促进气血循行。刺激各脏腑的背俞穴,使脏腑气血阴阳和脾胃的功能得到调节,胃肠中的积食通过大肠排到体外,疾病得愈。

“中”从部位上讲是指“中州”包括肝、胆、脾、胃四个脏腑

2.辩证:对证候的辨析,以确定证候为目的,重点是认识现阶段疾病的本质

  1.生理功能

徐经世先生提出的“中”内涵丰富,从部位上讲是指“中州”,此有别于一般中焦脾胃的概念,而是指位居中焦的肝胆脾胃四个脏腑。脾胃同处中焦,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两者以膜相连,经络互相联络,脏腑表里配合。脾胃两者纳运相得、升降相因、燥湿相济,胃主受纳水谷,是津液、宗气、糟粕所出之处,其精微之气全靠脾的运化,两者密切合作,才能完成消化饮食、输布精微,发挥供养全身之用。“纳食主胃,运化主脾,脾宜升则健,胃宜降则和”(《临证指南医案》)。故脾胃健旺,升降相因,才能维持胃主受纳、脾主运化的正常生理状态。脾为阴脏,以阳气用事,脾阳健则能运化,故性喜温燥而恶阴湿。胃为阳腑,赖阴液滋润,胃阴足则能受纳腐熟,故性柔润而恶燥。故曰:“太阴湿土,得阳始运,阳明燥土,得阴自安。以脾喜刚燥,胃喜柔润故也”(《临证指南医案》)。燥湿相济,脾胃功能正常,饮食水谷才能消化吸收。胃津充足,才能受纳腐熟水谷,为脾之运化吸收水谷精微提供条件。胃润与脾燥的特性相互为用,相互协调。

3.同病异治:同一种疾病,由于发病的时间,地区以及病人机体的反应性不同或处于不同发展阶段,所以表现的证不同,因而治法也没不一样,这叫做同病异治

  (1)肝主疏泄:指肝气具有疏通、畅达全身气机,进而调畅精血津液的运行输布、脾胃之气的升降、胆汁的分泌排泄及情志活动等作用,其中心环节是调畅全身气机。

脾胃属于中焦早已是学界共识,毋庸多言,然肝胆属于中焦还是下焦历来有所争议,“肝属下焦”之说自明清温病学说兴起,三焦辨证理论体系创立以来逐渐盛行,其本义是指肝的病变在外感热病发展过程中,常与肾的病变出现于热病的晚期,是三焦辨证理论体系的一部分,并不指肝的解剖部位在下焦。

4.异病同治:不同的疾病,在其发展过程中,由于发生了相同的病理变化,出现了具有相同性质的证,因而也可采用同一方法治疗

  包含以下几个方面:

徐经世先生认为,临床中不管是从解剖部位、临床诊断,还是从生理功能、病理变化上讲,肝胆都当属中焦。原因如下:

5.阴阳:宇宙中相互关联的事物或现象对立双方属性的概括

  ①促进血液与津液的输布代谢;

从解剖部位看:《内经》《难经》中对三焦的位置早有描述,如《灵枢·营卫生会》说:“中焦亦并胃中,出上焦之后”
“下焦者,别回肠,注于膀胱而渗入焉”。《难经·三十一难》说
:“中焦者,在胃中脘,不上不下。”根据描述可知中焦当是指膈以下、脐以上的上腹部,应当包括脾胃和肝胆等脏腑。《素问·金匮真言论》亦云:“腹为阴,阴中之阳,肝也。”王冰注:“肝为阳脏,位处中焦,以阳居阴,故为阴中之阳也。”肝胆位居右胁里,隔膜下与脾胃相邻,当属中焦。

6.五行:木,火,土,金,水五种物质及其运动变化

  ②促进脾胃运化和胆汁分泌排泄;

从临床诊断看:中医舌诊、脉诊也将肝胆归入中焦。如舌诊分部,以脏腑分,舌尖属心肺,舌中属脾胃,舌根属肾,舌边属肝胆,如《笔花医镜》所说:“舌尖主心,舌中主脾胃,舌边主肝胆,舌根主肾。”;以三焦分,则舌尖部属上焦,舌中部属中焦,舌根部属下焦。脉诊上,《素问·脉要精微论》中的尺部诊法,将尺部分为尺、中、上三部,分别主察下焦、中焦及上焦相应脏腑的病变,并指出“中附上,左外以候肝,内以候膈;右外以候胃,内以候脾”;王叔和在《脉经·分别三关境界脉候所主第三》中说:“关主射中焦”“肝部在左手关上是也”;《医宗金鉴·四诊心法要诀》中亦云:“左关候肝、胆、膈;右关候脾胃”,皆指明肝属中焦。

7.相乘:五行中某一行对所胜一行的过度克制

  ③调畅情志;

从生理功能看:中焦具有消化、吸收并输布水谷精微和化生气血的功能,如《灵枢·营卫生会》所云“中焦如沤”。所谓“如沤”,是形容中焦脾胃腐熟、运化水谷,进而化生气血的作用。然而中焦的生理功能是肝胆与脾胃的协同作用,只重视脾胃,而忽视肝胆在中焦的生理作用是片面的。胃主腐熟,脾主运化,肝胆主疏泄,并分泌、排泄胆汁以助消化,肝胆与脾胃同居中焦,在生理上相互支持,相互制约,共同完成“中焦如沤”的生理功能。

8.培土生金法:即健脾补肺法,通过培补脾气以助益肺气,适用于肺脾虚弱证

  ④通调男子排精与女子排卵行经。

从病理变化看:肝、胆、脾、胃四者关系密切,《难经》及《金匮要略·脏腑经络先后病脉证》中均有“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之言,肝脏病变多与脾胃有关,且多反映于中焦部位。肝失疏泄,不仅导致局部气滞不畅,而且会影响中焦脾胃的功能,而致脾胃升降失常,出现“浊气在上,则生月真
胀;清气在下,则生飧泄”等肝气乘脾或肝气横逆犯胃之证。反之,脾胃有病,亦常常累及肝胆。如脾胃湿热,蕴蒸肝胆,则见胁胀口苦,或目睛黄染。另外,肝藏血功能失常,亦会影响脾主统血功能,而导致月经过多,甚或崩漏等症。因此肝脏病变,常常累及脾胃,导致气机失常,影响饮食物的消化吸收,或血液运行,出现中焦功能失常之症。

9.培土制水法:指通过温运脾阳以治疗水湿停聚的方法,适用于脾虚不运,水湿泛滥而致的水肿胀满之证

  (2)肝主藏血

“中”从功能上讲是指“中枢”即人体气机升降的枢纽

10.藏象:人体内脏腑的生理活动和病理变化反应于外的征象

  指肝脏具有贮藏血液、调节血量及防止出血的功能。

肝、胆、脾、胃同居中州,是人体气机升降之枢纽,肝疏脾运是中焦完成各项生理功能的基础,因脾胃之气的运动,全赖肝胆之气的疏泄,肝胆对于人体气机上下升降、内外出入都起着重要的调节作用,正如周学海《读医随笔》云:“凡脏腑十二经之气化,皆必藉肝胆之气以鼓舞之,始能调畅而不病。是以肺之宣降、心之主血、脾之运化、肾之气化,无不赖肝气之枢转,气机之通畅。”

11.神: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之神指整个人体生命活动的主宰和总体现;狭义之神指人的意识,思维,情感,性格倾向等精神活动

  一是肝为血海,能贮存一定的血量,以制约肝的阳气升腾,以维护肝的疏泄功能,使之冲和条达。

脾主运化,胃主受纳,肝主疏泄,脾胃的纳运功能有赖于肝气疏泄作用的协调,如唐容川云:“木之性主于疏泄,食气入于胃,全赖肝木之气以疏泄之,而水谷乃化。”肝对脾运化功能的正常与否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同时与脾的升清有密切关系。肝为刚脏,体阴而用阳,肝得脾所输布的水谷精微滋养,才能使疏泄功能正常运行,而不致疏泄太过。如叶天士指出:“木能疏土而脾滞以行。”另外,脾运健旺,生血有源,统摄有权,则肝有所藏。病理上肝失疏泄就会影响脾的运化功能,从而出现“肝脾不和”的病理表现,可见精神抑郁、胸胁胀满、腹胀腹痛、泄泻便溏等症;若脾虚气血生化无源或脾不统血,失血过多,可导致肝血不足。因此肝脾在生理病理上是相互联系、密不可分的。

12.肝主疏泄:指肝具有疏通,调畅全身气机,使之通而不滞,散而不郁的作用

  二是调节血量。

胃为水谷之海,容纳、腐熟、消磨水谷,与脾共同起消化饮食、摄取水谷精微以营养全身的重要作用。胆主贮藏和排泄胆汁,以助胃腑腐熟水谷,胆与胃均宜和降,共涤腑中浊逆。若遇胆腑疏泄失利或胆汁排泄受阻等原因,均可致胆疾。过量胆汁反流入胃,侵罹日久还可导致胃病产生或使原有胃病加重,故临证常见胆病兼有胃疾之症。胆腑藏泄胆汁的功能与脾胃升降关系密切,胆气的升发疏泄,有利于脾胃升清降浊,而脾胃升降纳运有常,胆气才能升清,胆腑才能藏泄有度,排泄胆汁,所谓:“土气冲和,则肝随脾升,胆随胃降。”若胆胃升降失于协调,则可出现胆胃同病的病理变化。

13.肝主藏血:指肝具有贮藏血液,调节血量及收摄血液的功能

  三是防止出血。

五脏疾病皆可“从中调治”

14.天癸:肾中精气充盛到一定程度产生的促进和维持生殖机能的物质

  四是濡养肝及筋目。

徐经世先生认为,中州气机失调则杂病丛生,临证时应着眼于肝、胆、脾、胃,调气机,行气血,和阴阳,使中州气机升降平衡,使人体在新的基础上达到肝疏脾运的平衡状态。

15.六淫:风,寒,暑,湿,燥,火六种外感病邪的统称,又称为六邪

  五是为经血之源。肝贮藏充足的血液,为女子月经来潮的重要保证。

五脏疾病皆可“从中调治”。脾胃处中焦,主运化水谷精微,必籍肝气的疏泄。只有肝气条达,脾胃升降适度,方得调和不病,共成“中焦如沤”之功。若肝气不和,气机失常,则可直接影响脾胃之运化。正如《血证论》云:“木之性主于疏泄,食气入胃,全赖肝木之气以疏泄之,而水谷乃化。设肝之清阳不升,则不能疏泄水谷,渗泄中满之证在所不免。”脾胃与肝的关系早在《金匮要略》中就奠定了基调:“夫治未病者,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肝病在病理上容易传脾,故治脾可防肝传,另肝主疏泄,脾胃升降,两者在气机上相互影响,正常时疏发与升降相因,异常时肝木太过易横逆犯脾胃或疏泄不及土壅木郁,故临床上针对肝胆脾胃同治的法则多为:和胃疏肝、和胃利胆、养胃疏肝、健脾平肝等法,代表方剂有逍遥丸、四逆散、柴胡疏肝散、痛泻要方等。

16.气化:通过气的运动而产生的各种变化,包括物质与物质之间的转化,能量与能量之间的转化,物质与能量之间的转化等

  2.肝的生理特性

肺居上焦而主气,而气血皆源于脾胃,故前人有“脾为生气之源”,“肺为主气之枢”之论。津液生于脾胃水谷之精微,水液亦必由脾输运上行于肺,肺主通调三焦水道,宣肃输布水液,两者共同完成津液代谢。脾胃与肺的关系,生理上体现为气的生成和水液代谢的关系,病理上除气的生成和水液代谢异常外,还有病理产物痰饮的互相影响。而肺所主之气必籍肝之枢调而得以正常宣降,若肝气郁滞,气枢不和,则肺气不利,而见咳嗽、喘息、胸闷等症。如《医学入门》所云:“惊忧气郁、惕惕闷闷。引息鼻张气喘,呼吸急促而无痰声者”即是。《素问·经脉别论》曰:“有所坠恐,喘出于肝。”《素问·咳论》曰:“肝咳之状,咳而胸胁下痛”等,均揭示了肝之气枢不和,犯肺而致咳喘之机制。

17.气机:气的运动

  (1)体阴而用阳:肝“体阴”,一是肝与肾同居下焦,故属阴;二是肝藏血,血属阴。肝为刚脏,非柔润而不和调,必赖阴血之滋养方能发挥其正常的生理作用。肝“用阳”,一是肝主疏泄,其气主升主动,性喜条达,内寄相火,其性属阳;二是肝阳易亢,肝风易动而形成肝阳上亢、肝风内动,临床表现为眩晕、肢麻、震颤、抽搐等症状。故曰肝“体阴而用阳”。

心位上焦,主血而藏神。脾胃为气血生化之源且脾统血,与心同为气血生化的重要脏器,心藏神,心神赖阴血以滋养,故心脾的关系主要体现为气血的生成运行和心神有关,《血证论·脏腑病机论》云:“血之运行上下,全赖乎脾”。病理上如素有心系疾患,加之脾胃受损,运化失健,从而产生水湿、痰浊、血瘀等病理产物,使血运失畅,心脉痹阻,胸阳不展,可出现各种心脏功能失常的病理表现,如胸闷、胸痛、心悸气急、口唇青紫等症。然血的正常运行有赖于气的推动,气的正常宣达有赖于气机的调畅。若肝气郁滞,气机失和,则宗气不畅,心血瘀滞,常致胸痹、心痛等;如暴怒伤肝,气机悖逆,上乘于心,则见惊悸、怔忡,甚至厥逆等证。

18.阴盛则阳:指阴邪致病,阴偏胜必然导致阳衰,故说阴胜则阳病

  (2)肝为刚脏:肝为将军之官,是指肝内寄相火,其性刚烈,具有易亢、易逆、好动的特点。肝之体阴常不足,肝主疏泄阳易亢。病理上肝气易逆,肝阳易亢,化火生风,常见眩晕、头胀、头痛甚抽搐、震颤等症。

肾为先天之本,阴阳水火之宅,脾胃为后天之本,两天相互资生,后天以先天为主宰,先天赖后天以滋养,在病理上互为因果,肾病治脾,常用培土制水、健脾温肾等法。水虽赖于肾阳的蒸化,但与肝气之疏达亦不无关系。若肝气不畅,气机失调,势必影响肾与膀胱的气化,致水液停蓄而为癃、为闭,或为水液泛滥之病等。《灵枢·经脉》曰:“肝足厥阴之脉……是主肝所生病者……遗溺闭癃。”《素问·大奇论》曰:“肝壅……不得小便。”《难经·十六难》曰:“假令得肝脉……闭淋,溲便难。”均为肝失疏泄致肾与膀胱气化失常之证机。

19.亡阳:指机体的阳气大量耗失,功能极度衰竭而引发的生命垂危的病理状态

  (3)肝主升发:肝在五行属木,通于春气,春天阳气始发,内蕴生升之机,推动自然万物的生长变化。

其他如情志之病也可“从中调治”。情志活动与脾之运化、肝之疏泄密切相关,情志以血(精)为本(物质基础),以气为用(功能基础),情志活动均借气的推动。情志异常对机体的影响,也主要表现干扰正常的气血运行。脾为后天之本,饮食物经脾运化而生成气血精微对它脏有支持和营养作用,是人体情志活动的物质基础。肝喜条达而主疏泄,肝的疏泄功能正常则气机调畅,气血和调,长期情志不遂,肝失疏泄,可引起五脏气血失调。肝气郁结,横逆乘土,则出现肝脾失和之证。忧思伤脾,思则气结,即可导致气郁生痰,又可因生化无源,气血不足,而形成心脾两虚或心神失养之证。

20.正治法:逆其症候性质而治的一种常用治疗原则,又称逆治,即采用与症候性质相反的方药进行治疗

  (4)肝性喜条达而恶抑郁:肝属木气,应自然界春生之气,宜保持柔和、舒畅、升发、条达,既不抑郁也不亢奋的冲和之象,才能维持肝的疏泄功能正常。暴怒可致肝气亢奋,出现面红目赤、头胀头痛、心烦易怒等症,思虑抑郁则可致肝气郁结,出现郁郁寡欢、多疑善虑甚或悲伤欲哭等。

“从中调治”学术思想为解决中医诸多疑难杂病提出新的思路,这不仅丰富了中医学理论,而且对于指导中医临床实践,提高中医临床疗效,具有重要的实际意义。

反治法:顺从疾病假象而治的一种治疗法则,又称从治

  

21.通因通用:指用具有通利作用的药物治疗具有通泻症状的实证

  五、肾的生理功能与特性

22.津液:津液是人体一切正常水液的总称,包括各脏腑组织器官的内在体液及其正常的分泌物

  1.生理功能

23.肾主纳气:指肾具有摄纳肺气,促进其吸清呼浊,从而保持呼吸表浅的作用

  (1)藏精,主生长发育生殖与脏腑气化

24.精血同源:精与血关系密切,精可化血,血能生精,故常谓“精血同源”

  肾藏精,是指肾对精气具有封藏作用。

填空

  肾藏的精包括先天之精和后天之精,《素问·六节藏象论》说:“肾者,主蛰,封藏之本,精之处也。”

1.四大经典:《皇帝内经》《难经》《伤寒杂病论》《神农百草经》

  

2.中医学理论体系的主要特点:整体观念,辩证论治(恒动观念)

图片 1

3.五行的相互关系:相生,相克,相生的异常,相克的异常

  肾藏精的生理效应:

五行的相生关系: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

  一是主生长、发育。肾中精气的盛衰,主导着人体的生、长、壮、老、已的生命过程。

 五行的相克关系: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

  二是主生殖。其一,肾藏先天之精,其携带遗传物质,促进人体胚胎发育,是生命起源的物质基础;其二,肾精能化生“天癸”。所谓“天癸”,随着肾中精气不断充盈,所产生的具有促进人体生殖器官发育成熟和维持人体生殖功能作用的精微物质。随“天癸”的发生、发展和衰减,人体的生殖器官和生殖功能出现发育、成熟及衰退的同步变化。

4.五脏的共同生理功能:主“藏气”。生理功能特点:“藏而不泻”,“满而不能实”

  肾精还具有推动和调节脏腑气化作用。肾精化生肾气,肾气包括肾阴、肾阳。肾阴、肾阳又称为元阴和元阳、真阴和真阳。肾阴,对机体各脏腑起着滋养和濡润作用;肾阳,对机体各脏腑起着温煦和推动作用。二者之间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维持着脏腑阴阳的相对平衡,是各脏阴阳的根本,推动和调控着脏腑气化。

   六腑的共同生理功能:传化物。生理功能特点:“泻而不藏”,“实而不能满”

  

5.肝的生理功能:主疏泄,主藏血

图片 2

   肺的生理功能:主气司呼吸,主宣发肃降,主行水,朝百脉

  (2)肾主水

胃的生理功能:主受纳水谷,主腐熟水谷

  指肾的气化功能,对津液的输布和排泄,维持津液代谢平衡,起着极为重要的调节作用。肾阳蒸腾气化,使水液中清者上升,即含有营养物质的津液,在肾阳的蒸腾作用下,经三焦水道而上升,复归于肺,布散周身;浊者下降,即经过代谢后多余的水液,在肾的气化作用下,注于膀胱而为尿。尿液的生成和排泄,为维持体内津液代谢的平衡起着极其关键的作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