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注册大全蒋文照简介

生平简介

义妁:西汉河东(今山西省夏县)人,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女医生。她从小就喜爱医药,经常向医生们请教,学到了许多医学知识,积累了丰富的医学经验。她治病时,汤药和针灸并用。有一次,从外地抬来了一位腹部膨胀的病人,发胀的肚子比临产的孕妇还大,脐眼突出,四肢和面部却瘦得皮包骨头,气息奄奄,病情险恶,如不及时抢救,将危及生命。义妁对她仔细诊视后,取出几根针,在病人的腿和腹部扎了几针,又用一包药粉敷在她的脐眼上,用热水浸湿的绢帛裹住,并给她灌服汤药。几天之后,病人的肿胀全消,自己可以起床活动。义灼精湛的医技被汉武帝知道后,将其征召入宫,封为女侍医,专为皇太后治病。

bbin注册大全 1

蒋文照,男,1925年生于浙江省嘉善县,汉族。1944年拜晚清御医陈莲舫再传弟子嘉兴名医徐松全为师。徐氏医术精湛,求医者众,擅长温病,取法叶天士;又兼治内妇儿杂病,法宗陈莲舫。

陈莲舫,名秉钧,清末上海名医,我国近代著名的中医学家。生于1840年,卒于1914年,享年74岁。陈家世代业医,至莲舫已第十九代。陈氏精通内、外、妇、儿各科,光绪中叶悬壶于清浦珠溪镇(今上海市朱家角镇)。因医术高超,四方求治者甚众。光绪年间,曾五次奉诏入京为皇帝和太后诊病,疗效颇佳,被封为御医。老年辞官设诊于上海,曾任上海广仁堂医务总裁及各善堂施诊所懂事等职。因其医术精湛、见解独到而有“国手”之誉。同时,积极创办“上海医会”,举办中医学校,对中医教育事业作出卓越贡献。

鲍姑:名潜光(约公元309—363
年),山西省长治人。她出生于一个官宦兼道士之家,其父鲍舰是广东南海太守,其夫葛洪是晋代著名炼丹术家,曾著有《肘后备急方》等。耳濡目染,家庭熏陶,给她行医治病创造了良好条件。她长期与葛洪在广州罗浮山炼丹行医,岭南人民尊称她为”鲍仙姑”。

20世纪30年代,北京城曾有四大名医闻名全国,妇孺皆知,声名显赫。他们就是萧龙友、孔伯华、施今墨、汪逢春。一提起这四大名医,即便对于现在的中医界,也是影响深远。他们的声望是来源于当时百姓的心口相传,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寻常人家,都对他们的医德和医术十分信服。1935年时,国民政府颁布中医条例,规定对所有从事中医行业的人员进行考核,医术精湛、颇负盛名的这四位中医便作为主考官,负责命题与阅卷,从此便有“京城四大名医”之称。

1952年参加嘉善县天凝区联合诊所工作,1956年参加浙江进修学校(即浙江中医药大学的前身)师资班学习,翌年留校任教。1959年又选至卫生部委托北京中医药大学所办医经师资教研班深造。精于《内经》等经典理论,对运气说和温病学说造诣精深。在临床上擅长内科,兼及妇、儿科,尤其诊治温病、肺系疾病、脾胃病症等匠心独具。

生平著作

鲍姑行医采药,其足迹遍及广州、南海、惠阳、博罗等地。她医术精良,擅长灸法,以专治赘瘤与赘疣而闻名。她采用越秀山脚下漫山遍野牛长的红脚艾作艾绒进行灸疗治疾,因此,后人称此艾为”鲍姑艾”。曾有诗赞颂:

四大名医之萧龙友

陈莲舫,名秉钧,清末上海名医。生于1840年,卒于1914年。陈家世代业医,至莲舫已第十九代。陈氏精通内、外、妇、儿各科,光绪中叶悬壶于清浦珠溪镇(今上海市朱家角镇)。因医术高超,四方求治者甚众。光绪年间,曾五次奉诏入京为皇帝和太后诊病,疗效颇佳,被封为御医。老年辞官设诊于上海,曾任上海广仁堂医务总裁及各善堂施诊所懂事等职。期间,积极参与创办“上海医会”,举办中医学校,并编写教材。对于秘制丹药,他必须亲手修合,以致积年药毒感染,于1914年不幸去世,享年74岁。著有《陈莲舫先生医案秘钞》、《十二经分寸歌》、《御医请脉详志》、《莲舫秘旨》、《医案拾遗》、《女科秘诀大全》、《加批时病论》、《加批校正金匮心典》等。

越井岗去云作岭,枣花帘子隔嶙峋。

萧龙友(1870-1960),四川三台县人,他在四大名医中年龄最大,辈份最高,为四大名医之首。萧龙友是家中的长子,自幼便受到父亲的严格受教,每天诵习诗书,熟读四书五经,对中国的历史、文学等等,从小就耳熏目染,为日后行医打下了坚固的基础,同时也练就了一笔好书法。每当家中来客,萧龙友都会在客人面前背诵诗书作为待客之礼。满腹经纶、才华横溢的萧龙友,从小深受祖辈的喜爱。

学术思想

我来乞取三年艾,一灼应回万古春。

萧龙友成年之后奔赴成都,此时博览群书的萧龙友也曾翻阅过许多中医书籍,对中国文化了解深厚的他对中医典籍的理解也十分深入。那时,萧龙友家族里开了一家中药舖,由于他的母亲长年有病,久治不愈,因此他经常翻阅古医书籍,并且亲自到药舖识别草药,还经常向人请教。日积月累,他对中草药逐渐熟知,也对各种病症的治疗有了心得。也正是在这一时期,萧龙友的古文水平不断提高,中医知识也更加丰富。实际上,学好中医经典著作,深厚的古文知识是基础,这点是四大名医的共同之处。

陈莲舫是我国近代著名的中医学家,因其医术精湛、见解独到而有“国手”之誉。陈氏继承家学,勤于思考,博采民间单方验方,广求明师,勇于推陈出新。他认为治病当“知古而不泥古,方是良医。”他崇尚经典,灵活运用,不落窠臼,提倡“守经尤贵达变”的治学方法。时至今日,对于学习中医者仍不失有其积极的意义。

一天,鲍姑在行医采药回归途中,见一位年轻姑娘在河边照容,边照边淌着泪。鲍姑上前一看,见她脸上长了许多黑竭色的赘瘤,十分难看。乡亲们因此都鄙视她,亦无法找丈夫,故而顾影自泣。鲍姑问清缘由,即从药囊中取出红脚艾,搓成艾绒,用火点燃,轻轻地在姑娘脸上熏灼。小久,姑娘脸上的吃疼全部脱落,看不到一点瘢痕,变成了一个容俊貌美的少女。她千恩万谢,欢欢喜喜而去。

诊治瘟疫开始行医

临床经验

遗憾的是,鲍姑没有留下什么著作。后人认为,她的灸法经验可能渗入到葛洪的《肘后备急方》中。该书有针灸医方109
条,其灸方竟占90
余条,并对灸法的作用、效果、操作方法、注意事项等都有较全面的论述。据分析,葛洪小擅长灸法,他的精力主要集中于炼丹和养生上。《肘后备急方》中收入如此卞富的灸方,可能与擅长灸法的鲍姑有密切的关系。

1892年,川中霍乱流行,成都日死八千人,街头一片凄凉,百姓惶惶不安,很多医生因惧怕传染,不敢医治病人。而此时的萧龙友年仅22岁,挺身而出,跟随一位大夫到病人那里巡诊,了解当地病情,用中草药对症下药,挽救了很多人的性命,控制了疫情的蔓延,从此,萧龙友便与中医结下了不解之缘。

陈氏擅长治疗内、外、妇、儿各科及各种疑难杂症。治病以辨证明理,审病详细,用药轻灵著称。治疗时,考虑周到全面,细致入微,往往“煎方”、“膏方”同用,“轻方”、“重方”搭配,“汤剂”、“丸剂”同服。此外,还有大方、小方、轻方、重方、祛病方、调理方、先服方、后服方、备急方、发病方等种种不同。他使用大方,能一剂兼治数症。陈氏用药不拘一格,常常能出奇制胜,用药轻灵是他一贯的原则。擅用人参,对风湿、痰浊、冬温、嗳症、
呃逆、眩晕、不寐、腹痛、癣疾、足肿、疝气、痰饮、痰湿、咳嗽、心悸、肝厥、多怒、腰痛、调经、积聚等多种疾病,都选用人参治疗。所用人参,包括吉林参、西洋参,也使用党参。其祖父治病“专于内而精于外”,以疡科著称。陈氏秉承家学,对外证、急症治疗尤具特色。如他对瘟疫外证的治疗甚为详细,仅于咽喉部位的外证就列有4种治法。此外,对于妇科强调养血和血。特别在治疗产后病时,更重视血的调养。如他认为,新产恶露,属养胎余血、杂浊浆水。胎儿娩出,如气血旺者,恶露可随之而下。如气血弱者,则阻碍小腹为病,上攻则血晕闷绝,蓄淤则头痛、心腹痛,在治疗方面强调理气活血。

鲍姑死后,岭南人民为了纪念她对医学事业的重大贡献,在广州越秀山下三元宫内修建了鲍姑祠,以志纪念。

萧龙友27岁时考中丁酉科拔贡,遂即入京,担任八旗教习,此时正值八国联军攻破北京,萧龙友也饱经沧桑,曾被迫给洋人背粮,又曾在琉璃厂卖字聊以度日。后调离京城,直至1914年才又奉调入京。多年的仕途生活,让萧龙友颇感无奈,人虽虽在官场,心却志在医学,他利用闲暇之余经常给人看病行医,颇有疗效,后来取得了医师资格。1928年,国民政府南迁后,萧龙友毅然弃官,正式开始行医生活。他曾为袁世凯、孙中山、梁启超、段祺瑞、吴佩孚等名人诊过病,被广为流传。

后世影响

谈允贤:江苏尤锡人,是明代一位著名的妇科女医生。其祖父曾任南京刑部郎中,是当地的名医;祖母对医药也十分精通。谈允贤从小就受到家庭的熏陶,专心致志地学习各类医典经书。她的祖母在临终前将全部秘方和制药工具传给了她。

名人看诊准确无误

陈氏晚年致力于中医教育事业,堪称后世中医教育的典范。其门人弟子众多,北至黑龙江,南到两广,影响遍及全国。其弟子陈蓉舫悬壶上海三家园(今凤阳路),其子陈山农(字承睿)、箓箓
(字承奇),孙陈范我,皆承家业,亦有医名。

谈允贤在婚后得了气血失调症,她自己诊脉确诊后,开方用药,将自身之病作为临床实践之路,经多次服药,终于痊愈,谈氏医名大振。在封建社会中,由于封建礼教的束缚,男女授受不亲,一些闺阁千金和富豪眷属,生了妇科之病,羞于对男医生启口,因而不能及时治疗,延误病情,危及生命。闻谈氏之名,纷纷前来请她诊治。不久,谈允贤正式悬壶诊病,成为当地妇科的著名女医生。她在50多岁时,将祖母传授的医术和自己临床中积累的医疗经验,写成《女医杂言》,传给后人。

1916年5月的一天,袁世凯病情严重,邀请萧龙友先生入总统府为其诊断。萧大夫切脉后,知道袁世凯的尿毒症已经非常严重,病入膏肓,无法医治,于是让大家准备后事。众人顿时傻眼,袁世凯也非常绝望,他的妻妾等人也六神无主。果然没过多久,6月6日,这个仅称帝两个多月的短命皇帝袁世凯便一命呜呼!事后,萧龙友对人说,袁世凯内外交困,走投无路,举国上下一片声讨,而尿毒症又必须静养,以袁世凯当时的心情又怎能静得下来?他的死也是命中注定,气数已尽了!

淳于衍:西汉宫廷女医家,擅长妇产科。

1924年,孙中山带病北上,病情日趋严重,请了众多医生均不能诊断出病因,病情一再加重。经友人介绍,请萧龙友前去为孙中山诊病。萧龙友视后,判断病之根在于肝,而且已无可挽回,非汤药所能奏效,故未处方。萧龙友如实向孙夫人宋庆龄告知了病情。孙中山病逝后,经病理解剖,发现其“肝部坚硬如木,生有恶瘤”,证实了所患确系肝癌,萧龙友诊断准确,一时社会为之轰动。

蔡寻真、李腾空:唐代民间女医家,蔡氏系唐侍郎葆某之女,李氏为唐宰相李林甫之女。

1926年,梁启超因尿血入住北京协和医院。经X光透视,医生发现右肾有一黑点,诊断为瘤,认为必须手术割除。梁启超住院前,请萧龙友为其复诊,萧龙友劝其手术须慎重,告诉他坚持服所开中药便可痊愈。但梁启超仍赴协和医院手术,割去了一个肾,却并不见病情好转,仍然时轻时重地尿血,稍一劳累就会长时间尿储留。此后,梁启超多次入协和医院治疗,但已无法医治,终于还是于1929年去逝。事后,梁启超的公子梁思成于治丧时,将治疗的全过程予以披露,痛斥了庸医。

蔡、李二人同在庐山一带行医。

杏林高手书法大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