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一七.一.2七#每一天500字#除夕

不能说的真相女人是二等公民02/25/2016前两天有一则新闻,说是大过年的,媳妇到老公家过年,忙了一整天的年夜饭,最后不让上桌,气得媳妇掀了桌子。虽然该新闻有炒作之嫌,但咱周围还真有这样的人。王兄来自东北,太太来自南方,太太在家是千人疼万人爱的主,夫妻俩结婚后一直没有和老人过,年纪轻轻就来美国发展了,等事业安定,身份解决,两人决定:过年到双方父母家看看。千辛万苦,两人到了王兄位于东北的家。父母见儿子全家过年前赶回来,甚是欢喜,但大年三十,家里闹了很大的不愉快。回到家后,由于王兄的兄弟姐妹都要来爹妈家吃年夜饭,王太太帮着婆婆忙了好几天,三十晚,几家人热热闹闹聚在一起吃饭,但女人不能上桌,王太太一下就火冒三丈了,马上要离家出走,弄得王兄尴尬不已,经过高等教育和海外熏陶的王兄知道,不让太太上桌,那是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的,无奈,硬着头皮,和老爷子商量。作为特例,王太太坐上了饭桌!当王太太气呼呼地和咱抱怨东北那旮旯的陋习的时候,王兄在一旁只有嘿嘿笑的份了。听了王太太的抱怨,咱马上也给出了咱们那旮旯“女人不算人”的例子,以缓解王太太不平的心境。那年,和朋友到沿海某发达地区去玩,住在朋友家亲戚的旅馆,亲戚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女儿出嫁了,亲戚沿着国道办了一个饭店和旅馆,独门小院的住家就在饭店后面,两个媳妇几乎同时怀孕,老爷子喜上眉梢,对两个儿子道:媳妇生下两个男孩,咱这个饭店和旅馆平均分给两个孙子,如果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全部家产留给孙子,孙女一文没有,如果是两个女孩,老爷子将继续经营着饭店旅馆,直到有孙子出世。结果,小媳妇生了个男孩,一下子,小儿子一家成了坐上宾,全家搬回来和老爷子一起居住,饭店和旅馆也交给小儿子打理,老爷子每天最开心的就是带孙子,那边,大儿子埋怨媳妇肚子不争气,大媳妇也没有任何怨言,两口子一直商量着,如何躲避计划生育罚款,争取生出一个儿子来。农村一个远房表姐,第一胎生了女孩,表姐仿佛成了罪人,一直在婆家唯唯诺诺地生活着,女儿也被放养,没有投入太多的关心。当女儿上初中后,表姐再次怀孕,为了不被村里因超生而扒掉房子,夫妻俩选择了外出打工。天随人愿,第二胎终于生了一个儿子,由于没有户口,夫妻俩带了超生的儿子四处流浪,直到全国人口普查,儿子才上了户口。放养的女儿没有自暴自弃,大学毕业后在城市找到了工作,等安定后,女儿把父母接到了身边,还给长大的弟弟在城市安排了上学的机会,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多分得父母一份逝去的爱,女儿对父母几乎有求必应,对弟弟也呵护有加。当亲朋好友聚在一起开怀畅饮的时候,女儿总是默默地在厨房忙活。当咱在这里为“女人是二等公民”而愤愤不平的时候,而女人们自己却在重复着“二等公民”的演绎,没见着那些成为婆婆或者丈母娘的女人们,一而再、再而三地表达了对儿孙们的偏好,而对女儿或者孙女,则表达了弃之可惜的无奈,如果您不信,咱下面会继续跟您侃。

八九十年代出去闯的有两类人,一类是有头脑的,一类是被逼的,我们村有个老欢,是90年代出去混的比较好的一个典型代表,老欢属于哪类呢?他属于被逼出来有头脑的那类人。

这是一个关于邻居的故事,由于近距离接触的原因,所写即所见。
1
邻居刘老太太已经八十岁,按照祖上的亲戚关系我称呼她为刘姥姥。刘姥姥一生养育四个女儿一个儿子,如今儿孙满堂,孩子们就成为刘姥姥晚年生活的全部。

除夕最重要的一项仪式是请家堂供家堂。

欢国庆,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因为生在国庆节那天,所以取名叫欢国庆,你听这名字多喜庆,他的故事不长也不短,且听我慢慢道来。

刘姥姥虽然是耄耋之年,但是身体很勤快,每天蹬着三轮车早早的出门,或者去收拾小菜园,或者去女儿家帮忙,女儿们都已出嫁,幸好住的不远,有儿孙在身边围绕,这是让刘姥姥开心的事。

历代祖先按照辈分先后顺序被公公正正的抄写在一张家堂专用的纸上,抄写家堂的纸穿有专用的线轴,每年的除夕被公公敬敬的张贴在堂屋里最显眼的位置,后辈家人和过年拜年的乡亲及亲戚们在家堂面前行礼致新年好。

八十年代末,欢国庆高中刚毕业,他爹就安排他去村小当了民办教师,为啥呢,因为他爹欢解放是村支书,他们欢家在我们村是大户,在当时在村里,乃至整个大队,算是挺光鲜亮丽的一家人。

为了孙子的婚事,儿子一家搬进新楼房,新家给老太太准备了房间,但是刘姥姥坚持不肯走,非得一个人住在老宅子里。孩子们拿她没办法,又不放心她一个人住,于是几个儿女商量决定,每天晚上来一个人轮流陪伴老太太。

吃过早饭,第一件事是请家堂,就是恭请历代祖先一起过年的仪式。

欢国庆做了教书匠,在农村是很受尊重的,顺利的说到了媳妇,大队会计的女儿,貌美如花,打得一手好算盘,也算是门当户对了。

老宅子里剩下刘姥姥一个人,若大的院子里清静下来。她就在院里养了好多鸡,每天晚上来陪伴老人的女儿或儿子还得陪老太太去菜市场捡菜叶,老太太把捡回来的菜叶剁碎后喂鸡。

将过年的话写在一张大黄色的纸上表达对祖先荫弊之情的感激,并请祖先保佑阖家老小来年里平安健康顺心如意。

1988年结婚,1989年就要孩子了,第一胎是个女孩,老欢的父亲心里有个疙瘩,他信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鸡蛋很多,刘姥姥自己吃不完,就把鸡蛋分给孩子们。孙媳妇很少到老宅来,刘姥姥说年轻人爱干净,孙媳妇嫌这院里有鸡屎。

仪式由家里的成年男子进行。

欢国庆有了第一个孩子只顾着高兴,还没往后面想呢,看着他爹欢解放整天愁眉苦脸的,欢国庆就不高兴了:“我这初为人父,你咋还不高兴了呢?!”

2
今年孙媳妇生了个大胖小子,没有比这更让刘姥姥高兴的事,有生之年终于抱上重孙子。

家堂里记载的也是家里男人的名字,出嫁的女儿是不出现在家堂里的,嫁进来的女人们则都以XX氏替代。

但是又不敢问,小心伺候了媳妇月子,瞅着小闺女一天天长大,越瞅越高兴,每天上完课不管多累,回家抱抱孩子就不累了。

刘姥姥跟前只有一个儿子,儿子上有两个姐姐,下有两个妹妹,并不是家里最小的,但是老两口对独苗儿子疼爱有加,每年农忙的时候,都是老两口带着几个女儿下地干活,很少能在地头看到儿子的身影。

谁家有几个儿子,谁家又在哪一代里绝了后,在家堂里一目了然。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眼瞅着大妞就一岁了,有一天爷俩一起去犁田,欢解放试探着问欢国庆:“再要个孩子不?”

女儿们很争气,大女儿毕业于卫校,二女儿和三女儿是大学生,最小的女儿上的是中专,偏偏儿子不争气,只混个初中文凭。

所谓的绝了后,也只是那一代里不曾有儿子,具体有几个女儿,却不曾得知。

欢国庆有点愣:“要啊,咋不要啊,我打算要四五个呢!”

儿子在三十多岁时看到姐姐妹妹的成就很大,自己不甘落后,靠着大姐夫的关系到山西去做生意。在山西做了几年生意,钱没有赚到,本钱折腾个精光,只好返回家乡。

也因此,过继一个儿子以续上烟火,成了一个折衷的办法。

欢解放一烟锅子敲到欢国庆的头上:“眼瞅着你这民办教师就转正了,你咋要,你教书教傻了吧!你知道现在计划生育政策抓多紧!西里村的老王头的儿子媳妇就因为要了二胎,工作没了不说,房子快被计生办的给撅了!”

在年根底下,一位操山西口音的年轻女子抱着一个两岁男婴找到刘姥姥家里,声称这孩子是刘姥姥的孙子。刘姥姥把儿子叫来质问缘由,儿子承认是在山西做生意时和这女子生的孩子,如今找上门来。

家堂里对过继的儿子记载的方式也不一样,一般以虚线标注,再一代下来,就成了正宗的血脉。

欢解放有点气急,一口气说完这些话,脸憋的很红,说完就开始咳嗽,欢国庆听完有点泄气,老王头的儿子他知道,高中同学还,是大队广播站的,在农村,也是一份体面的工作。

当时刘姥姥的老伴还健在,老爷子不认这孩子,老爷子表示他只有一个孙子就是儿子原配媳妇生的,让这个女子带孩子回山西。

民间有种说法叫过继的儿子嫡亲的孙子一说。

他赶紧给他爹捶背,他天天在学校里跟熊孩子打交道,确实不知道计划生育抓的有这么紧。

既然人家大老远来了就不打算随便离开,这确确实实是你家的孩子,孩子的父亲已经承认,不给个说法这女子不走,要不然就到法院起诉。

也就是说,儿子虽然是过继的,但到了孙子一辈就是嫡亲嫡亲的了。

俩人在地头上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二胎时偷着生。

老爷子问儿子咋办?儿子的意思是留下这女人和孩子,他和媳妇离婚,他不喜欢家里的老婆。

请过家堂吃过中饭,开始包饺子准备晚上的年夜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